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二十四章 绳蛇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绳蛇”,乃佛家说法。

  顾名思义,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延伸,故有“绳蛇”一说。

  被这种蛇咬下一口,也许会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

  如果让它牙尖上的毒素沁入心肺,这种毒素会慢慢的渗透、感染、繁殖,直至心肝脾肺肾骨脑......甚至灵魂。

  初期感染征兆多为偏执、猜忌、多疑;其后为抑郁、狂躁、压抑;再后变为混乱、无解、五脏俱毁;更有甚者,毒素会顺着被感染者的日常行为以及呼吸扩散影响到周围,轻则人伤命陨,重则血镇万里长屠......

  阿祖醒来后,彻底陷入了沉默,小强感受着气氛的异样,在插科打诨了几句之后,得不到平常里的嬉笑怒骂,自己也觉得没趣,挠了挠头,也沉默了下来。

  在吩咐了检验科以及行动队将犯罪现场——日式浴场清理封锁后,小强随着阿祖出了院子,准备离开。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虽说K市与枯藤、老树、瘦马等等根本挨不上边,小强也不一定读到过这首前人古韵,但是此刻两个人出来的时候,确实看到了夕阳,以及夕阳下莫名的落寞。

  “呼......”阿祖与小强同时吐了一口浊气,好像是要把肺里面一直吸进去的血腥味一并赶出来。

  阿祖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瘦弱的胸膛高高鼓起,“呼.......”的吹出,一直吹到自己咳嗽了起来,这才停下。然后又是深吸了一口.....

  小强也学着阿祖的样子也开始了深呼吸......

  路上的匆匆行人们奇怪的看着两个站在街边玩命咳嗽的怪人,摇了摇头,在路灯亮起前,或是去灯红酒绿赴宴各种红粉骷髅,或是去学校里面接放学的孩子,或是三五朋友聚在一起,或是为了SAK以酒洗胃......这时候的K市散发出一种,与清晨不同的,热闹的祥和。

  “走吧,上车。”阿祖用力搓了搓自己已经僵硬了的脸颊,由于很久没有说话,当听到自己声音的时候,感觉竟然有点陌生,摇头自嘲了一下,准备走过马路,去取自己停在对面的车。

  “阿祖哥,我来吧......”小强挠了挠头,至少阿祖哥开口了,心情应该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也对,那上你车吧,我车就先停对面好了。”感觉到自己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开车,阿祖想了一下,跟着小强向他停在了院子门口的车走去。

  小强快步的走到车边,按开了按钮,阿祖坐进了副驾驶,一辆改装过的AUDIA4L疾驰而去。

  对于速度和力量的崇尚远远多过对脑力锻炼的小强今天却把车开的平稳缓慢,在行车的过程中不时的微微扭头看一眼阿祖。

  靠在椅子上,终于放松下来的阿祖,全身由于一直紧绷有点隐隐的刺痛;被汗水浸湿又吹干的衬衫凉凉的贴在身上,阿祖打了个冷战,将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随后用手肘支撑着旁边的车门,右手成拳,顶在自己的下巴底下,头扭向窗外,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色发呆,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阿祖哥......”小强的个性没办法允许他一直在这种沉默的气氛里无动于衷。

  “小强,”阿祖头也没回,打断了小强,声音显得异常没有精神“我累了,休息一下,放首歌听吧......”

  “......”小强默默叹了一口气,按下了音乐的开关“阿祖哥,你......没问题吧?”

  ......

  得到的回应,只是变沉了的呼吸声,阿祖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只想要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沉淀一下。

  Yesterdayallmytroublesseemedsofaraway

  Nowitlooksasthoughthey‘reheretostay

  OhIbelieveinyesterday

  SuddenlyI‘mnothalfthemanIusedtobe

  There‘sashadowhangingoverme

  Ohyesterdaycamesuddenly

  Whyshehadtogo?Idon‘tknowshewouldn‘tsay

  Isaidsomethingwrong,nowIlongforyesterday

  Yesterdaylovewassuchaneasygametoplay

  NowIneedaplacetohideaway

  OhIbelieveinyesterday

  Whyshehadtogo?Idon‘tknowshewouldn‘tsay

  Isaidsomethingwrong,nowIlongforyesterday

  Yesterdaylovewassuchaneasygametoplay

  NowIneedaplacetohideaway

  OhIbelieveinyesterday

  TheBeatles缓缓的尾音中,濛濛的细雨不甘寂寞打在了车窗上,却又像是不忍心吵醒阿祖一样,在车窗上化成了一条条水线,慢慢滑落了下去。

  到了阿祖公寓楼下,小强并没有想叫醒自己的上级亦是自己的挚友,他觉得他可能太累了,真的该休息休息;自己是不是该提议给他办几个联谊会,找个伴儿出去度度假,放浪形骸一下......

  “小强......别这么盯着我看,这是看你家小红的眼神。”阿祖依旧是闭着眼睛,头也不抬的跟小强说。

  小强听到阿祖终于能开出玩笑了,心里也放心了许多,挠了挠头,憨笑到“阿祖哥,你没事了啊?”

  “本来就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那要不......咱俩吃点东西去?饿了一天了”依旧是不加掩饰的言不由衷.....

  “不用了,小强,我回去休息休息,思考一下案子,明天我得去局里,还得和总部的那帮大佬们汇报......”

  “阿祖哥......”

  “别担心,真没事,明天给你电话。”阿祖撑起了身子,甩了甩压麻了的右手。

  “那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呢?”

  “我已经有个想法了,得去申报,定下来了咱们就该行动了。”说到这里,阿祖顿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像是在对自己说“这一次,不会再有问题了!”

  说完,拉开车门,跟小强摆了摆手,向着公寓门口走去。

  细雨中,路灯下,黄昏后,公寓前。阿祖比平常要佝偻一些的背影越来越远,让一直没心没肺惯了的小强越发的担心了。一直看着阿祖消失在了门内,小强才发动了汽车。

  太压抑了......

  去飚一圈发泄一下吧......

  回到家里,连灯都没有开,阿祖就这样直直的把自己摔在了床上。

  一直强撑着精神的阿祖在这个密闭而隐私的空间内,终于完全放松了自己的精神,闭起眼睛用黑暗将自己包围了起来,只有现在,他才真正能感觉到一丝轻松。

  突然,阿祖紧闭的眼睛又睁开了,咬牙撑起了身子,拿出了身份卡。

  “您好,洛基心理诊所”一个动人的柔美声音响起“您是需要预约吗?”

  “你好,帮我直接转给洛基。”

  “不好意思,先生,洛基医生正在加班,今天的最后一位病人正在治疗。”

  “那麻烦你,一会跟他说一声,陈阿祖跟他预约明天最早的那一诊。”

  “先生,不好意思,明天的预约都满了......”

  “哦,美女,你就直接跟他说就好了,他会答应的......”

  “......好吧,先生,我不确定洛基医生会不会答复,但是我会跟他说的,您放心。”

  “好的,谢谢你,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你就说,陈阿祖说‘如果不想我把你的诊所炸了的话,明天上午一定要见到他’这样就好啦”

  “呃......先生,您在开玩笑吧”

  “我都希望是,谢谢你了,美女,话一定要带到哦,你声音真好听,明天见。”

  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声音这么好听,洛基......你的命真好啊。

  (洛基心理诊所......其实是以后一卷中的主角人物,对主线剧情的作用也很大,这一卷还是在说阿祖的,所以这里就不会太细致的介绍了,只是让洛基出场一下......)

  腹诽完了,阿祖强撑着疲累至极的精神,继续完成今天的工作。

  这是他的习惯,不管再怎么累,也会将需要做的事情做完再休息。

  “阿祖!!你没事吧!!”身份卡刚接通,就传来了B区分局长的声音,看起来,他的精神也要更紧张一些。

  “......头儿,你好吵啊,小点声吧”阿祖揉了揉被声音震到的耳朵。

  “不是,阿祖,你怎么样了,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总部特派员一直等着你的汇报”

  “出了点意外,没事的,头儿,案子我已经大概都知道了,也有了具体的计划,明天中午去找你汇报,顺便申请权限。”

  “现在不行吗?”分局长看来被上面催的不善。

  “头儿,我很累了,明天中午左右到你那,上午还有点事。”

  “......唉......好吧好吧,你......真的没事吧?”

  “我就是累了,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下午......你发了疯的那段,这样说吧,小布头儿是谁?很多人都知道了你今天下午的异常!”

  阿祖听到局长把小布丁说成了小布头,差点笑了出来,牵动了一下嘴角,却自然而然的变成了苦涩的弧度。

  “头儿,明天见面再说吧,我休息了......”

  “阿祖!你知不知道,上面知道这次内情的人,本来就意见不统一,还好最大的头在坚持着!但是下面有权利的人已经开始注意你了,可能要挖你以前的档案,你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快告诉我,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好帮你啊!”

  “......头儿啊,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千万别跟人说。”阿祖的语气神秘了起来。

  “好,你说,我绝对不告诉别人。”

  一般这么说的人,都是大嘴巴......

  “我的秘密就是,我神经衰弱,要赶紧休息了,晚安,明天见。”说完,在局长暴跳的声音里,阿祖挂断了身份卡。

  上面开始注意我的事儿了......也没什么,随便查吧,小布丁......哥哥欠你的。

  “PINK,事情差不多知道了,我已经有计划了。”

  “陈长官,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怎么样,听你的声音很累啊。”PINK的声音慵懒的像是一只趴在被晒得热热的屋顶上的猫,又像是刚开了一支红酒,瘫坐在沙发上享受的贵族。

  “PINK,我这边已经有了基本的计划,明天需要去局里报告,然后晚上去SP(SLEEPYDOG),这次真的需要你出次血了”阿祖现在脑子里已经像是浆糊一样混沌,对于开玩笑的饿心情已经欠奉了。

  “好吧,陈警官,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PINK显然也在斟酌用词,“我们的交易我会遵守,但是,我不希望看到孩子们流太多的血,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PINK,你应该知道,不流血的战争是不存在的,我答应你,我会让这些血流的值得。”

  “我们SP再说吧,好好休息,晚安。”

  说完,PINK率先挂断了身份卡。

  其实,PINK与阿祖很多地方的表达都是一样的,两个人都用“不在乎”作为保护色,随时都在掩盖着自己内心的黑色漩涡。

  所以,PINK,如果让你的孩子们流下太多的血,那么抱歉,我会尽量还给你的。

  挂断身份卡的阿祖就这么躺在床上,手中握着身份卡,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突然一阵疲倦感侵袭而来,抵挡不住的阿祖阖上了眼睛......

  “混蛋!放了她!!”

  “陈长官,你知不知道,抓捕行动中,四个凶手全被你们击毙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别碰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能看到所有的人吗?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到底是谁,你是为了他们报仇的吗?”

  “四个人里,有两个是我的亲弟弟......”

  “别碰小布丁,你要报仇就冲着我来!”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你当时要是看到了我,可能现在我正在和他们在天堂里喝酒呢。”

  “不可能会有第五个人......”

  “算了,要怪就怪你太自大了,我当时就在现场,你看不到我,我却都看到了。”

  “你说吧,你要什么,只要你不碰她,我什么都答应。”

  “哼哼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那你求求我,快,求求我啊”

  “我......求求你了,放了她吧。”

  “啊哈哈哈哈哈,好啊,在家等着吧......”

  “喂!”

  “嘟嘟嘟嘟嘟”

  “喂!喂!混蛋!!!!!!!!!!!!!!”

  “陈警官,我们终于见面了,你也算看见我了,没想到是这种方式吧......哎呀,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流着血泪的美丽眼睛,疯狂尖利的笑声,惨无人道的手段,香消玉殒的天使......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祖猛的坐了起来,浑身是汗,床单甚至都被浸湿了;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双眼瞪得快撕裂了眼角,口水、鼻涕、眼泪布满了整张清秀的脸庞,像极了一个垂死的病人......

  他不知道,这次的“重播”,竟然把他内心封锁起来的记录全部唤起了。

  阿祖跳下了床,挣扎的跑到自己的保险箱,疯狂的一遍一遍的按着按错了数次的密码。

  “滴”的一声,终于通过了电子识别,阿祖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圆柱形的金属电子针筒,又抽出一管密封的药水,塞进了针筒后面的储药机关里。

  阿祖的手不受控制的一直颤抖着,塞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平常只要几秒钟的事竟然重复了将近一分钟。这时候,他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像是下午在“重播”时候癫狂的样子了,他将头用力的撞在了保险箱边缘上,一下一下的,直到鲜血爬满了一脸;趁着剧痛的些许清醒,阿祖将药塞了进去,将圆形的控针处对准了自己的脖子左侧,手中按下了开关......

  “呼......”阿祖就这样头顶着保险箱跪了下去,身体终于停止了痉挛,慢慢的平静了下去。

  就这样,阿祖双臂环抱着膝盖,双手紧紧握拳,蜷缩着侧向躺在了地上,将头埋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啵”电子针筒因为药剂已经打完了,将空药瓶从后面弹了出来,空空的药瓶上,一个鲜红色的“禁”字,闪着亮光,嘲笑着瘫软在地上的执法者......

  阿祖,一个高智商的执法者,脑中重播过无数次的犯罪现场。

  虽然这样的能力,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屡破奇案,但是,谁也不知道,至少是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以前被蛇狠狠的咬过一口,甚至让他差点死去.....也是因为这样的能力。

  “绳蛇之毒”就这样一直侵染的他的回忆和灵魂......

  他封锁的那一段记忆,却在现在,这样一个血染的时候,被唤醒了,神蛇之毒从**变成了急性**,就这样充斥了他的全身......

  在这样的时候,蜷缩在角落里的阿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管怎样也要把这个案件解决。

  但是,谁又知道,这是解药?亦或是另一只长着血盆大口,呲着毒牙的毒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