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十三章 拉开了帷幕的戏台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当你想要做一件事,需要另一个人帮助,你会选择以怎样的方式去沟通并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挟天子以令诸侯——千古枭雄曹孟德,以天子大义在手,号令天下。

  以西方带回来的神权思想辅助深入人心的君权为权杖,以农民阶级要求废除封建土地制度的强烈愿望为纲领——占领了当时21个省,攻克了六百多座城池,自立为王的洪秀全如是做到。

  以共同的目标为联合的动力与筹码,先抑后扬等达到目标以后再撕裂联合——汉高祖刘邦与西楚霸王项羽对付秦时的各怀鬼胎。

  等等等等......

  千古以来,或威逼、或利诱、或以情动人、或以大义、或以武力,不同的人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

  直到现在,每个地方每个范围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或者真诚或者虚伪的互相帮助、联合与割裂。

  不一样的手段,不一样的结果,不一样的走向,不一样的历史。

  你,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开启这一章节呢?“一切都在按照你的计划进行着,不过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查的是C区发生的案子,局里又没法给我太多的支援,当然要找个比较好乘凉的大树靠着了。”

  “原来是这样,你想让PINK帮你,那你干嘛又要挑起他和老虎的战争?”

  “放心吧,打不起来,那只老虎比你我想象的要聪明多了,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台阶。”

  “你就是那个台阶?”

  “sure,youaresosmart!你真的没想过过来帮我吗?做线人也好哎”

  “没时间跟你闲扯淡,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选择的是PINK?我认为,老虎的硬实力要更强,再说,superboy从他那里你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料。”

  “很简单,第一,我看PINK更顺眼一些;第二,如果是跟老虎,这出戏演员不够,我没法继续;第三,如果你要想让一个人真的帮你,你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我认为,这样的方式,是最牢靠的,因为,我们的目标将会是一样的。”

  “就是拖PINK下水?”

  “呃......我更愿意管这叫共同进退。况且,我总是感觉老虎不应该是我想像的这样,不过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这样啦。”

  “哼,继续你的无耻吧,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希望你一会别还没开始,反而戏唱不下去了。记着,你欠我的,还没有还。”

  “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啦,我可是个男人。不过,恩......真的......谢谢你。”

  “哼......”

  “回头我请......”

  “嘟嘟嘟嘟嘟......”听到身份卡里传来挂线的声音,阿祖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挂断了自己的身份卡。已经呆在巷子里若干个小时,一直注视着SLEEPYDOG的阿祖,管身后快迷迷糊糊的小强要来了打火机,火光一瞬照亮了小巷子。看着自己指尖一明一暗的烟头,阿祖想起了那天交易的最后。“你需要什么?”全身笼罩在黑色下的林小雨注视着阿祖。

  “我要这几天大家都知道一个消息。”阿祖叼起一支烟,刚要点着,林小雨“哼”了一声,阿祖想到了什么,赶紧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把烟放回到烟盒里。“那个......我要让大家都知道,这几天睡犬的屠夫在外面执行任务,任务具体是什么也不用说,只要放出这个消息就好。”

  “为什么?我能猜到,你在执行什么任务,一定跟C区有关,但是这个任务竟然连我都收不到一点风。”

  “对不起啦,这个不在交易协议之中哦。”

  “连你都觉得棘手,我就更不想趟这个浑水了,只要你完成我们的交易。”

  “那就合作愉快,要是没什么赠品可领,我就走了。”阿祖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对了,你老是‘哼’‘哼’的,好像一个扮哀怨的小女人啊。”

  “........................既然这样”就当阿祖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个清脆柔和的女人声音,但是从语气和太多,阿祖知道,这个声音不容置疑的出自老板,一个女人“我也免费赠送你一个消息吧,你就不想看看我到底什么样吗”阿祖本来就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连想都没想,怕林小雨反悔似的,赶快转过了头,看了过去。

  这时的林小雨,已经将黑色的连帽外套和面具脱了下去,黏在面具上的变声器掉在了一边。

  首先映入视线的是披肩的黑发,随后一双像是两颗水晶的大眼睛吸引了阿祖。光看眼睛就知道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眼睛里总有一种偏执,好像盖过了它本来的颜色。

  但是承载这双眼睛的,却是一张一大半被火烧烂了的脸,连着脖子的皮肤都呈现出坑坑洼洼的粉红与焦黄结合的颜色,让人无法直视。各位看官,如果看过《幽游白书》这部应该载入史册的漫画,想象一下里面的“躯”,就应该是那种样子。

  “那场大火,不止带走了我身边的一切,甚至连我已经不再是我自己,心和身。所以,早就没有什么林小雨了,站在你面前的,就是老板。”林小雨看着阿祖,“这么多年,没有人见过我这个样子,包括泉叔在内,我很感激他从火里把快要烧焦了的我抱了出来,一直东躲西藏的保护着我。但是,他不知道,其实林小雨在那一刻已经被烧死了,从我重新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就是老板。”“恩,也没什么......就是,恩......你为什么要给我看呢”阿祖有点尴尬,他知道,这个女人心里的世界,一直在崩坏,只是仇恨支撑着一无所有的她。所以阿祖不想表现出一丝一毫对于这个女人外表的情绪波动,他不想再让她觉得伤害,哪怕是林小雨表现的毫不在乎。

  林小雨重新将自己包裹在黑色里,看着阿祖,情绪终于出现了波动“记住我的脸,如果你忘记了我们的交易,哪怕我怕死了,这张脸也会每天出现在你的梦里,诅咒你,直到你死的那一天!”

  “我发誓,一定帮你找出所有的仇人,一定。”阿祖难得的严肃了起来,随即语气变的柔和了下来“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你连复原手术都不愿意做,一定是为了记住心中的恨。你的屋子里连一面镜子也没有,恐怕你才是最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人。有本书叫《苏西的世界》,当死后的苏西,在天堂里看到家人经过十年终于走出了因为她的死带来的阴影时,她才真正变成了天使,你又何必呢?”

  “你懂什么!”林小雨的声音凌厉了起来“这个不管你的事,把交易进行下去就行了!你走吧!”

  “......我15岁以后,也就只剩下自己了。”

  “..................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我会记得。哦,对了......”就在阿祖的手,放到了把手的时候,他又转过了头,语气变成了平常那种可恶的调侃,露出了浅浅的酒窝“你要是每天出现在我的梦里,我说不定会很开心呢,其实我觉得你很漂亮,真的”

  “......滚”任谁都能听得出来,老板在这个时候,有了名字,叫林小雨。

  “哈哈,adiósbonita(西班牙语:美女,再见)”阿祖笑着走出了办公司,他只是希望,重新回到黑暗里的,是林小雨,而不是老板。“哇......”因为陷入了回忆,阿祖没有发现,烟头已经烧到了手。赶紧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了以后,才发现小强已经站到了他的旁边。

  “阿祖哥,你在想什么?”小强的表情让阿祖想起了秋田认真看着事物的样子。

  “没,乱想而已”

  “你肯定在想妞!你的表情好骚啊!是不是小红!就是她对不对”

  “少废话,不过我说你,非要跟过来干嘛,还带着甩棍,我说了多少次,今天没有架打”

  “不是啦,出场机会本来就少,多一次是一次。”

  知道小强是怕自己有危险,阿祖拍了拍他的肩膀,重新点了一根烟,看向了街对面的SLEEPYDOG。SLEEPDOG已经被虎帮的人围了起来,街边停着几辆奔驰的VIANO商务车,将一辆S600拱在中间,车窗摇到最下面,一只手腕上纹着虎皮的大手捏着雪茄搭在外面。

  跟虎帮的帮众对峙的是几名睡犬本部的禁卫和PUB里几名工作人员,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面无表情的好像并没有在乎眼前多与自己十数倍的大汉。可能是TIGER约束,除了推搡外,并没有发生更恶劣的争执。这时候,人群的边缘发生了骚动,一名虎帮的帮众跑到了S600边上,低声说了几句,随后,TIGER从车上走了下来,同时下车的还有小林,和一名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好像是律师的人,脸色像是上了霜一样死板。“干你娘,PINK,你终于出来了,我还在想,要是雪茄抽完了还没见你,老子心情一定不好,我心情一不好就控制不住自己,”走到了中间的TIGER轻蔑的瞥了一眼睡犬的帮众“到时候伤到小猫小狗就不好了。”

  “老虎,别那么着急,时间还很多。刚才在自己的地盘打死了几只臭虫,废了点时间,所以从后门过来的”从骚动的人群中间,PINK踱步似的走了过来,站到了SLEEPYDOG的正门口,身上血迹斑斑的霍尔跟在后面。“话说回来,”PINK用手抓了抓头,笑了起来“就凭你带的这几块料,你不是在逗我玩吧”说完,身后的睡犬其中一名禁卫高高的举起了手,做了一个只有帮内才明白的手势。

  霎时间,像是一道闪电照亮了大地一样,虎帮帮众的身后,同时亮起了无数道数不清的强光,巨大的机车轰鸣声响了起来。

  只见PUB四周的巷子中,无数辆哈雷有条不紊的窜了出来,不停的穿插交换着身形,将虎帮所有人都围在了里面。车上的车手同一的黑色机车皮衣,皮衣背后刺绣着“SD”的图腾,黑色机车头盔,沉默的拧着油门,震耳欲聋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刺激着人们的耳膜。“喂”PINK像是生怕TIGER听不到一样,笑着大喊了一声“你有没有立遗嘱啊,我这里有笔”

  “干你娘!吓唬我啊!一只手的人用个屁的笔!**!抄家伙”一滴冷汗从老虎的头上滴了下来,看了一眼旁边的小林,小林向着他使了个眼色。身后的“律师”像是没反应一样,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虎帮的帮众们齐齐的从腰间拔出了日本中刀,在车灯中,刀身的反光更加刺眼。“喂,快点,戏台搭好了,该咱们上场了。”阿祖也被眼前的规模吓了一跳,不会真的让林小雨一语中的,事情向自己控制不住的方向发展了吧。

  掐了烟,阿祖带着小强快步跑向了SLEEPYDOG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