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五章 只观其面而不知其触目惊心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看起来闲聊也到此结束了。阿祖有些诧异于特派员的直白,礼貌性的起身回礼。对于这种很多人都奢求的坦诚,阿祖也逐渐敞开了心门,并很快进入了状态“我尽力而为。说到第二起案子,一下就死了十二个人,除了那一对大众偶像,剩下的人呢?都是什么身份,他们聚集在别墅里是做什么。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总部那么确定,这两起案子是同一人或者说同一个组织所为呢。”

  得到阿祖肯定得回答,特派员复又坐了下去,拿起茶杯,用冷茶润了一下刚才稍显激动而干涩的嘴唇。“剩下的十个人,都是superboy的经济公司给他们配备的工作人员,有化妆师、策划等等,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活口,剩下的你看看资料吧,对于你来说应该可以找到答案。诺,看完给我说说你的想法。”特派员认真的看着阿祖,平静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份材料里面包括了多组图片,一份文字资料。打开PAD,由特派员扫描了身份卡后,阿祖看到了一份在客观上极为详尽的犯罪现场,不,是人间地狱。

  一幢两层的别墅分为地上加地下室的格局,客厅从下挑高到顶部。尸体已经被运走,用1:1的假人还原了犯罪现场。除去这些假人不谈,客厅里面杂乱异常,桌子地上摆满了酒,蛋糕,以及各类零食;蛋糕上面还有已经熔化的蜡烛;杜比音响的声音开到MAXIUM;瓶子和杯子胡乱碎在地上;小型的室内烟花已经燃烧殆尽;大型的宽屏背投电视还停留在交易赛车游戏时身份卡登陆的页面。

  “superboy的演唱会,是在哪天?”

  “跟案子发生是在同一天,案子就发生在当天午夜。”特派员丝毫也没有在意阿祖的不礼貌,看到阿祖眉毛好看的皱在一起,知道现在是他最专心的时候。

  看起来,是在superboy的演唱会以后,举办了一个团队内部的小型庆功会。

  死亡时间显示,除开superboy以外的十个人都是在十五分钟内死亡,而superboy则是在一小时后才咽下最后一口气。目标果然是superboy吗,一个偶像组合,为什么呢?

  一层的双开大门的一扇已经破旧不堪,特写中明显是被重力撞开了其中的一扇。(凶手应该是从这里进来的,这么正大光明,一个人竟然都没跑出去?)

  临近门口位置有一具男性尸体,一只手中持有卡片,调查后为本人的身份卡。验尸报告指出,死因为被一柄长宽都异于平常刀具的大型砍刀直插如肺叶导致当场身亡,另外头骨前方有些许碎裂的迹象,应该是门被暴力撞开时,撞到额头。

  凶手的力气很大,撞门撞到人头骨碎裂,并且将那种大家伙使用的如此轻熟。这个人应该是去开门,从门缝中看到凶手,由于不认识,开门与不开门的僵持中,被凶手破门而入,凶手好大的力气,这人好倒霉的运气。

  一层一共有五具尸体,除去门口死去的人以外,在距离沙发圆桌很近,并与与大门遥相呼应的地方,有一具男性尸体,一条从左侧颈动脉至右侧肋骨的刀痕,血液喷溅到地板和四周,应该还有凶手的身上。这个死者手中还攥着落地台灯的灯柱,灯柱已经弯曲,应该是在反击中被一刀砍死。

  这是第二个?不对,另一名女死者,是在沙发旁边,死因是胸腔受到强烈撞击,骨刺扎入肺里。应该是在反击者之前,被凶手用重手法杀死,反击者才暴起反击,反而被击杀。

  剩下的两具尸体,临近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楼梯位于客厅的最里面。很明显,是两人看到凶手之后,惊恐万分下,决定向楼上跑去。一人死因是从背后一刀直穿胸腔钉在了楼梯上;另一人跑的较快,已经到了楼梯转弯处,死因是颈骨断了,不是常规下的或左或右的断裂,而是直接以后仰式被折断,从死者的背后看,不可思议以及惊恐的表情都一目了然。阿祖不自然的打了个寒战,好像是看出阿祖心中的不安,特派员推了一下无框眼镜“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在二楼的楼梯间,一名应该是正要下楼的女性,脑袋被按碎在墙上,红的白的私下飞溅,绽放出了生命最后的颜色。

  二楼有两件卧室,其中一间,一男一女衣衫不整的死在了房间内。死了的女人和门口的反击者一样,左边脖子被砍断,头歪向一边,倒在了门口。男人跪着面向窗口,玻璃已经碎了,男人的脖子就插在窗沿的碎玻璃上。逃跑?也许吧......酒劲上涌,干柴烈火,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另一间卧室,一名女死者死在了卧室的床底下。死因是从床上面直插下来的大刀,贯穿了整个心脏,对于她来说,躲在床底下真是最好的选择,可惜了。不对,一个女人......怎么会呢

  看到阿祖拿起了最后的几张照片,是关于地下室以及最后几名死者的(包括superboy),特派员郑重的说,这才是整个案件重要的开始。

  地下室一共有死四名死者,两名男性死在了桌球案旁。一名被刀钉在了墙上,胸口的刀伤,与男子死后身体下落,背后墙上明显的刀痕相吻合。

  另一名手里还握着半截台球杆,另外半截尖锐的部分,已经从他的下颚刺进,从后脑部穿出,脑浆与血液喷在后面的墙上。看起来是想要反击,最后自作自受了。

  翻到最后的几张照片,阿祖再也无法给自己平静的暗示了,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拿着照片的手,手背上已经全都是鸡皮疙瘩了。“怎么了?!”看过刚才从阿祖手里接过被看完的照片后的局长脸色惨白,一直处于想吐不吐的状态。这时候,看到阿祖无法掩饰的惊诧,再也没办法假装老成的平静等待阿祖的解释,也站了起来。

  兄弟两人俊美的的脸部再也无法吸引任何人了,面部的肌肉无限的扭曲着,虽然能感觉到两兄弟当时愤怒恐惧的情绪,更直接的说法是,两个人已经被殴打的面目全非,弟弟的眼珠甚至干瘪了下去,哥哥的下巴脱臼到就算最好的骨科医生都已经无法接上,像蛇口一样的嘴里牙齿已经所剩无几;身上的淤青与伤痕更是数不胜数;两人的左脚胫骨被重手法砸断;随后哥哥的左膝盖后腿弯处健肌被齐齐的割断,右手手筋消失,是消失!!;弟弟右臂肩膀肌肉以及右腿膝盖骨被剔除,重点是,所有的下刀都巧妙又极致的避开了附近的肌肉群,也没有伤害到密密麻麻又多余的血管;就好像是......一个最厉害的外科医生,用刀在做手术一样,平静的、安详的、像是在雕刻一个艺术品;两人手背处出现又红又肿并布满细小的伤口,明显经过打斗,难道是反抗?与那种怪物可以这么激烈的对抗吗?;最后的死因是失血过多,出血口是两个人的小臂动脉都被整齐的切开了一个圆滑的口子,让血不是喷射,而是在血压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以一个缓慢的速度提速至压力的极限,随后才喷射出来。凶手在玩弄他们!;两人的死亡地点是地下室的活动间一个空间内,一张椅子摆在门口,像是守着两人的门卫一样,弟弟就死在房间的中间,哥哥则是死在门口的椅子上,像是要爬过去一样,最后失血脱力倒在旁边。

  血肉横飞,惨绝人寰,相比于教师连环杀手的虐杀,这样的画面并非无法忍受。真正让阿祖汗毛倒竖的

  是不和谐!极度的不和谐!这种违和感让阿祖毛骨悚然。“是不是第一起凶杀案中的那兄弟两个的死亡方式,和superboy是一样的?”阿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

  “你说对了,那两兄弟的邻居是被一刀砍掉了脑袋,两兄弟的死亡状态虽然和superboy有所差异,但是手法和伤口的性质,鉴证科判断,相似度在百分之95以上,所以我们断定两起案子是同一个凶手所为”特派员从局长办公室的冰箱里递给阿祖一瓶苏打水“既然资料看完了,说说你的想法吧”

  “两起案件,凶手是一样的,但是凶手一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请继续。”

  阿祖喝了一口苏打水,身体被冰冷刺激的颤抖了一下,但是脑袋却更清晰了,紧接着,缓缓说出了他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