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九章 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2)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交易,通常意味着等价交换。

  许多时候,在外人看来本不等值的商品,交易双方却都对此进行的甘之如饴。

  所以,许多时候,等价,并不是客观指的商品本身价值,而是商品存在于交易双方主观上的价值。

  经过了短暂的沉默后,黑衣人厉声笑了起来,笑的是那么前仰后合,是那么宣泄,是那么不明就里,是那么撕心裂肺,是那么不像是在笑。

  “我所想知道的一切,你好像很了解我啊,陈长官。”黑衣人空洞的面具上的眼睛直视着阿祖“城市交易人,很多人这么叫你吧,既然你想交易,那就得告诉我你肯出多少,看着你这么有趣的份上,按熟客价给你折扣。”

  “我这种......公务员,哪来那么多SAK跟你交易,老板,不用再试探我了,我的筹码肯定是你不能拒绝的。其实,单凭我知道你身份这件事,完全可以达到我的目的,但是那不是我的风格,我还是比较喜欢交易,而不是威胁,这样我们说不定还可以交个朋友。谁知道呢,林老板,哦”两个人说着不找边际的话,却总是想让对方先开口从而提高自己的筹码。

  “先不论你的威胁能不能起到作用,毕竟死人是没法威胁到我的。”黑衣人站了起来,背向了阿祖,头抬到极限望着天花板,张开了双臂平伸在身体两侧,像是要拥抱面前的电视墙一样。“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林小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好像不太习惯这个名字一样摇了摇头“我那个死鬼老爹,因为他的原因,我的一切都被夺去了,最后给我留下的,只有这一面墙和一张可以无所不知的网。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每时每刻我的皮肤、心脏、大脑、灵魂、骨髓,哪怕是每一根头发都一直被烧着烤着,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那是那场没烧死我的大火印在了我的身上,每时每刻折磨我,提醒我。但是,凭什么是我,为什么当时死的不是我,为什么他要留给我这些东西让我连死的希望都没有!这些你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交易呢?”

  “其实......适当的发泄发泄是好的,我很擅长开导别人”阿祖歉意的点了一下头“抱歉让你想起了那些事,可能对于你的感受我没办法了解,毕竟我是个孤儿,我从来不记得自己有过家人。”顿了一下“但是我知道,无时无刻燃烧着你的不是那场火给你留下的记忆,而是一个念头,一个你唯一活着的目标,一个你拥有能力却仍然没有头绪的任务,一个爸爸强制性遗留给你的疑问,一个如果不做到你连活着的每一天都会害怕的噩梦,一个让你一直与黑暗做朋友的原因,更遑论你对它的恐惧大于死,如果可以死,你早就死了,对不对?恩,简单点说,就是你要报仇。”

  阿祖说着也站了起来,“很老套的桥段。你是家里唯一的幸存者,这么多年来,你靠着爸爸留下来的东西,终于有了自己的势力。你开始悄悄的查以前的那件事,又不敢动作太大让任何人察觉。你越查越发现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连知道你的仇人是谁都做不到,更别说报仇了。你害怕活着,你害怕被人知道你的身份,你害怕你到死也不知道该去像谁复仇,你连你自己都害怕看出你自己是谁,你害怕任何一件在生命里出现的东西!只有我,有能力帮助你,敢帮助你,你又凭什么想让我死,又凭什么......不和我交易呢!”

  黑衣人,不对,是林小雨直视着阿祖,盯了有半分钟的时间,阿祖也就站在那里被看不到眼睛的眼睛注视着,无所谓着。

  林小雨将枪拿了起来,抽出一只装满子弹的弹夹,插到了枪里,开保险,上膛,伸直胳膊,对准了阿祖,缓慢的动作像是手里拿的不是暴力的产物,而是一件易碎的艺术品。

  “你说的对,在我能够将所有仇人碎尸万段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一个知道我身份的人活着,既然你知道的那么清楚,”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话音未落,十二发子弹,全部打在了阿祖身后的门上,墙上,防弹的材质上面楼下了许多的弹痕,由于整间办公室采用的是最先进的隔音技术,所有的声音一丝一毫都没有透出去,音波在这个小空间里回荡撞击。即使阿祖自信的知道枪里的子弹一颗也不会打在自己身上,仍然两腿一软,瘫坐在椅子上,耳中嗡嗡作响,脸色惨白的说不出话来。

  “那么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们开始交易吧,不过说实话,在B区里甚至临近的区域,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林小雨继续着他的话,看到阿祖这个样子,他的心情无理由变得愉快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枪。

  “你......你这个疯子!我以为我就不太正常,*的你比我还疯!”一向运筹帷幄的阿祖也开始骂起了脏话,随着几次深呼吸,调整了一下状态“其实我刚调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的这间SPRING,不用觉得惊讶,我的一个线人以前总在你这里倒腾消息。我一向喜欢交朋友,而且我认为情报是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所以顺便调查了一下,我非常非常诧异的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后台,却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和完美的交易模式,明显有一张大网编织在这个城市里,上面密密麻麻的粘满了地下世界里三教九流的人物。专门搞情报的、准备着各种行动的帮派、杀手集团的人、莫名其妙的人、生意人、等等,甚至别的区都在这里交换情报或者在这里购买情报。这里非常的专业,给所有的人提供一个安全公平合理的平台去各取所需,这间酒馆提供各种消费却不收取分毫的中介费用,只是在交易着大量的信息资源,SAK在这里并不是唯一的购买力。如果你是我,你觉得一个没有背景人在K里能够造起一幢空中楼阁梦幻仙境吗?”

  “然后呢?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我可以调取翻看整个B区的卷宗,诺,这就是你没有的资源,”阿祖嘻嘻的笑了起来“其中......哎,你真是个生意人,这么快就让我先付款”

  “你知道我的筹码,但是我却不知道你的,你总得让我对你有点信心吧?”可能是很久没有过这么多的谈话,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林小雨渐渐习惯了甚至喜欢上了与阿祖谈话“再说了,你只是告诉我我所经历的事情,不吃亏吧?还有,你笑起来,真的讨人厌。”

  阿祖皱了皱眉毛,无奈叹了口气“倒是很多人都这么说,好吧,就算开业酬宾好了。不瞒你说,我其实最早是靠乱猜的,个人习惯问题,我会把很多没关系的事联系在一起,编造属于自己的乱七八糟的故事。我觉得情报交易这种事情,就是靠关系,这种事不是光有天赋和努力就能办到的。所以我认为SPRING的老板能将其壮大只有三个可能,第一种是某个专业人士,隐姓埋名做起了幕后的老板;第二种,某个庞大的组织利用专业团队建造起来的用酒馆来掩人耳目的专业机构;第三种,就是拾前辈遗泽,上下传承。有没有水啊,刚才被你吓的,嘴里干巴巴的。”

  “给”林小雨从冰箱里扔了一瓶矿泉水给阿祖,阿祖最不喜欢没味道的东西了,皱了一下眉头“白水啊,凑合着吧”

  “请继续”

  “咳咳,这个时候,我去咨询了我的头儿,就是现在的局长,他详细的给我讲了很多关于这个区发生过的事儿。其中,一个叫林源的人,进入了我的视线。”说到这里,两个人都不自觉的严肃了起来。“那起案件大体就是,林源在执行一个任务的过程中,被卷入了一个漩涡,林家也随之惨遭灭门,重点是,当处理后事的小组去查看林源的存档库时,里面关于正在调查的案件是空白的。我当时很感兴趣”林小雨冷哼了一声,“你误会我了,我是很同情林家,对SPRING很感兴趣。”阿祖解释道“我开始秘密的关注那次事件的相关资料,做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功课,你不用知道我的分析,我直接告诉你我的结论吧,相信这些你也早该查出来了才对。”

  林小雨没有什么反应,看着手舞足蹈的阿祖“经过许多调查,林源在自己的任务中,得到了一份能沉重打击到一个有势力的人的资料,并且得到了相关的很直接的证据,在告知了上司后,上司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出卖了林源;在收买林源未果后,那个势力选择灭口,因为手段是灭门,那么排除那些证据是被背叛者删除的,而是当时发现上司有问题的林源从档案库中拿走,藏了起来。那个大亨气急之下,就毁了林源的一切,希望能将事情埋在地底。”

  阿祖喘了口气“真的是很老套的故事啊,林源的那个上司在事发后的第二年就挂了,你当时还没有现在的势力,所以不会是你动的手,应该也是被灭口了。”

  “没错,你说的都对,但是这些我不需要你告诉我,第一,所有你说的我都知道。第二,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确定就是我?”

  “我看过死亡证明。林源、他的妻子、父母都被折磨致残,一看就是为了经过了拷问,最后葬身在火海,他们的孩子甚至被烧成了焦骨,并没有留下全尸,这是第一个疑点。林源有一个亲弟弟,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因为战争,就走散了。后来一直在当时的巴西学习柔术,后来战争结束后,回来寻亲潜伏在D市,就是我一直待了十年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但是我不一样,我想要知道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一定要钻到最底下。我从B区返回D区去再查的时候,发现他在仇杀中被乱刀剁成了肉酱,同样的尸骨无存。他的名字,叫林泉,泉水的泉,泉叔的泉。我觉得泉叔的人皮面具做的真好,永远是那么无害,笑眯眯的。但是我闭上眼睛甚至能看到,他在火海中抱着你嘶吼,救你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狰狞,从此以后,他都不会笑了吧,所以才要将面具做成这样。”

  “不用再说了,我选择和你交易,”林小雨异常平静的打断了阿祖的话“我要你告诉我,我的仇人是谁,所有的仇人。”

  “我已经有了计划,但是得等我办完手中的事情,就会停止接任何的案子,直到帮你查出你想知道的一切”

  “我怎么相信你”

  “在这个区,你无所不知,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

  “我不相信任何人。”

  “你只有相信我,我向着先祖起誓,况且,我从来没有想过用你的身份威胁你而是和你交易,足以证明我的诚意了”阿祖说着立下了誓言“再说,我并不是要你给我多高的报酬,只是很简单的帮我一个忙,对你来说很容易。”

  “不夸张的说,我知道的事情,也许是你认识的所有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的,我怎么相信,你能够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跟我相比,你就是个瞎子。”

  “因为......你是个什么都知道的人,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当我想知道一件事的时候,我不会有任何的框架约束,只要天马行空就会有无数条的思路供我选择调查,有时候,想象力才是最重要的,说不定情报多了,会把你引入死胡同,不是吗?”

  “......”林小雨似懂非懂的低头陷入了沉思,阿祖知道他在天人交战,并不催促他。

  “你花了这么多力气为了跟我做个交易,看起来你的事情也并不简单”林小雨抬起了头“说说吧,你的需要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