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六章 违和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在原文中,意思是指军队未行动时像未出嫁的姑娘那样沉静,一行动就像飞跑的兔子那样敏捷,后被人们用作很多方面的比喻。这是一种极端的却又和谐的感觉,毕竟动与静之间并不存在着太过于尖锐的矛盾,而是一种感官上近似于自然流畅却又恍如瀑布般的突然。这属于一种自然状态,比如狩猎的豹子;屏息着等待时机的刺客;比如隔壁王阿姨捉奸前爬在门口倾听并着手推门的一刹那;这些,都会带给人们感官上的突然,爆发性很强,却很自然,很和谐。

  这无可厚非,现在阿祖的感觉是与前面解释的完全截然不同的一种极端的反差,与不和谐。

  “鉴于我还没有去过现场,照片里有些地方我还存在着很大的疑惑,有一些已经有了定论,只是需要稍后去现场确定一下,这样吧,我先来说一下对于这件案子,我最初的判断”阿祖整理了一下语言“我从头开始。第一,凶手并不是随机性犯案,所谓随机性犯案,就是凶手本没有目标,突然碰上的并发生冲突从而致使案件产生。例如见色起意、入门抢劫、街头斗殴,之类的都属于由于某个对于心理的打击点或者欲望导致情绪波动而突发性的犯案。这次的犯人,情绪很稳定,至少并不存在很大的情绪波动,不管是冷静的有步骤的屠杀,以致于一个人都没有生还;还是帮superboy两兄弟‘做手术’、玩弄并且虐杀。从始至终,凶手给我的感觉都是极端的平静,没有愤怒、没有犹豫、没有怜悯、没有惭愧,就好像职业军人在执行一次任务,从他的表现中,我能感受到的是一种无端的享受和......一种疑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享受就算了,**都是享受着自己的杀人手法吧,但是疑惑,阿祖啊,你能说的再明白点吗,或者.....说国语?”局长提示着阿祖,别说话说的那么模糊,那么犯嫌。

  “那个我也不知道,我说了只是一种感觉,我也不确定。继续说,第二,”阿祖直接无视了局长“凶手目标很明确,这次的目标就是直指superboy两个兄弟的。不管是有人或者没有,他都会去用同样的手法让两兄弟死在自己手里。其他的牺牲者,都只是配菜,superboy才是牛排”

  “为什么这么认为?”

  “原因很简单,所有的人,死亡时间都是在同一时间段里,只有两兄弟的死亡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证明凶手是屠杀了所有人以后,特意留下两兄弟,再进行自己非人的**计划。如果我想的没错,凶手在行凶杀害除去superboy的其余死者的过程中,遇到了哥哥和弟弟,并用重手法砸断了两个人的脚裸,拖至地下室。顺序我还不能确定,需要到现场回放后才可以大致分析出来。”案件重演,是阿祖的拿手好戏,超强的想象力与观察力配合可以让阿祖每每到达犯罪现场后,通过现场或者材料再加上新鲜出炉的蛛丝马迹,拼凑出当时凶手犯案的大致过程,这种回放似的录像就出现在阿祖的脑中,对于脑力的负荷虽大,却让阿祖屡破奇案。

  “第三,凶手一定不是一个人,请别打断我”阿祖抬手阻止了正想说话的特派员,特派员对于这种待遇显然没有想到,但是依然点头示意阿祖继续“虽然鉴证科通过现场热感应确定现场的那段时间凶手是一个人,但是我敢肯定施重手屠戮的是一个或者几个,对两兄弟实施手术的,姑且管这种虐杀叫手术吧,一定是另一个人,只是不知道是怎样不留痕迹的进入地下室的。”

  “我需要证据,或者理由,我不希望从下一次凶手的犯案现场才确定犯罪人数。还有,在第一起案子中,鉴证科的判断凶手也是一个人,不可能两次一致的判断,都是错的。”

  “证据我现在还没有,毕竟刚只是看到了资料与图片。当然,您要知道,科技再完美,也是人创造出来的,是人创造出来的就会出错,我一直认为,人,才是世界永动的基础。”阿祖站了起来“我们的国都,一切的一切,全部建立在‘人’的基础上,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尖锐的武器,这句话总不会是错的”

  “很好,没有证据,那你的理由呢?”特派员对于阿祖越来越感兴趣,毕竟权利依旧是人们追逐的核心,不管交易方式是几千年前的贝壳,还是现在的SAK。

  “因为违和。当您看到凶手极端暴力直接的屠戮手段的时候,您感觉到什么?”

  “如果不是接触了这起案件,我一定会认为凶手是特种兵。那种简单、无惧、准确、粗暴就像是那些经历过无数年血火洗礼的战争机器才拥有的美学。”

  “那当您看到兄弟两个身上的刀伤和被剔除的血肉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被肢解的两兄弟,身上有关‘手术’的刀口连鉴证科的同僚都表达了敬意。这样细致入微的手法,连我们最高级的外科医生在不借助仪器的情况下也很难做到,虽然我是个外行,但是我从这些伤口里能很深的感觉到凶手极度细腻的心思,以及赋予了对人体构造中每一块肌肉与骨骼生命力,他将人体看做了无数个不同的标本组合成的大标本,在他眼睛里的人,并不是人,而是最精密的揭破对象。所以才能做到用最沉静安稳的状态去对待这样残酷的事情。”

  “这就是我所说的违和,武断的来说,如果凶手是一个人,那么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瘦弱的医生举着一把巨斧,或者一个高大血性的屠夫拿着一把手术刀,大概就是这样。”阿祖知道自己的例子并不合适,特派员与局长不一定会理解,但是这种让人汗毛倒竖的违和感一直包围着他,“这件事我们暂时搁置,我继续说其他的判断”

  “请!”特派员也表达出了自己对于阿祖的尊重。

  “第四,superboy身上的伤痕,我说的是因为殴打导致的出血、破裂、淤肿,很大程度上来自对方,准确的说,兄弟两人在临死前一直在互相殴打!”阿祖说出了让局长和特派员都没想到的话“两兄弟拳头上的红肿、脸上的淤青、身上的不致命致残的伤口绝对不是来自拿着大刀的‘特种兵’,和那位高技术‘外科医生’。”给凶犯起外号,是阿祖的爱好“因为这两人的拳头连沾都别想沾到凶手,更别提拳头打至红肿;对于那个特种兵来说,只有一击毙命或者刀刀见肉死在战场上才符合他的暴力美学;对于外科医生来说,这两个人一块一块的拆解下来,才是他的爱好;所以,显而易见,兄弟两个在死之前,对对方下了狠手,进行了一场致伤也许致残,但是不知死的殴斗。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是凶手一定保持着一种恶趣味在欣赏着这场战斗,甚至从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阿祖一口气说完,看着特派员和局长吉娃娃似的表情。

  “请继续”特派员站了起来,并且没有注意到,局势已经被阿祖带到另外一条路上,甚至就连他心理也已经接受了鉴证科搞错了鉴定的猜想。

  “最后一点,这两个凶手,我们姑且认为是两个,如果不是**或者心理有问题,那么就更像是在做一种实验,也许bothofthese。实验的具体蓝本我也不是很清楚,人体极限?标本组合?亦或是情感陪护?这我现在就不得而知了,”阿祖闭起了眼睛,好像在体会凶手的心情“然而实验的目标,应该就是,一胎双生的兄弟。”

  “双胞胎?”

  “不一定,反正应该就是一个娘胎里出生的兄弟吧。”阿祖不以为然“应该是这样,如果真的是连环杀手,那么不管为了最初的目的,还是身为一个有尊严的实验,他们的目标人群都不会变。”

  “很好,很好,我不知道你说的到底与真实的事情相似度有多少,不过时间不多了,高级执法者陈阿祖!”特派员严肃的站了起来。

  “到!”阿祖也站了起来,他知道任命的时间到了,肃然敬了个礼。

  “从今天开始,这起案件命名为‘双生劫’,并由你全权负责,调查权限已经传进你的身份卡。为了保护市民不再受到生命的威胁,请你一定将凶徒绳之以法!”特派员也向阿祖敬了个礼“ForeverK!”

  “收到!”阿祖的血液好像咕噜咕噜的在滚着沸着,推动着他。“foreverK!”

  “诺,钦差大臣走了,说说你怎么想的吧”在特派员走后,局长有些脱力的看着阿祖,一直得不到什么登台机会的吉娃娃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破案呢,你就是专家了,我负责给你后勤补给就好”

  “可以向各方索取帮助调查的权限,不止是咱们执法局内部;枪械调用令,当我有行动的时候再说吧,没有什么别的了,还有,说好的百分之三十,记得记得转进我的SAK账户。”

  “不需要人手吗,阿祖,这件事只能靠你,千万别玩现了。”局长有些担忧“凶手是畜生,所以记住了,安全第一,实在不行,咱们就脱手,报告我来打,你可千万别挂了。”

  阿祖心理泛起一丝暖意,知道爱权利却又无用的顶头上司能说出这种话是真的关心自己的安危“放心吧头儿,我又不是去逮他,知道他是谁就好了,侦探嘛,又不是缉捕队,有小强在身边足够了。”

  “好吧,每次你都有的说,你打算从哪开始?”

  “先去一趟那个见鬼的别墅吧”

  “案件回放?”

  “不用SAK的4D电影,为什么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