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十五章 俄罗斯轮盘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俄罗斯轮盘,具体源自于哪个时代,已经不得而知了,就我认为最早应该源自俄罗斯的雇佣兵。

  基本上人们都知道这是一种自杀式,用来玩命的游戏。最传统的方式,就是参与者在左轮手枪的弹巢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之后将子弹盘旋转,合上。参与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按下扳机,直至有人中枪,或不敢按下扳机为止。这应该就是本游戏得名的原因。

  有一种传言说这种“游戏”源自十九世纪俄罗斯,由监狱的狱卒强迫囚犯进行,以作为赌博;亦有说这是源自男人们决斗的方法。这种方法延伸至今已经演变成许许多多的不一样的形式,但是,本质仍然没有因为形式而改变,那就是勇气与生命,或者说是无知与无畏。

  在岁月的长河中,不乏因为俄罗斯轮盘而一步登天万人敬仰的人,更不乏因此而丧命之辈,不论丧命的人生前有多么的威风耀眼,在这个游戏以后,都会变成活下来的那个人成名旅途中的一块垫脚石。

  历史上不论再耀眼的垫脚石,仍然只能是垫脚石。

  敬,用生命证明勇气;

  悼,无知无畏的灵魂。

  在SLEPPYDOG外的虎帮帮众在老虎的命令下,全部散去了,并没有走远,只是将车停到了附近的酒店或者停车场里。毕竟自己的老大还在目前最大的敌人的势力范围里,帮众们并没有太多的放松,而是戒备的看着SLEEPYDOG的大门。

  而“睡犬”的禁卫们,在PINK打了个手势后,全部都“隐”去了。为什么用“隐”这个字呢?这些机车骑士们,从一开始出现,到现在撤走,基本没有人说过话,只是在最开始示威时,用机车的轰鸣代替了呐喊与威胁。在已经不需要他们了的时候,所有的车手们,悄无声息的回归到了附近的巷子中,没有轰鸣声、没有晃眼的车灯、没有吵闹与混乱,有的只是悄无声息的与黑暗融为了一体,可能就连PINK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里戒备着。像极了老话中说的,“咬人的狗不叫”,可见“睡犬”御下之严格,训练之有素。

  跟着老虎进入SLEEPDOG谈判的人选,却是让阿祖有些预料不到。

  在进去之前,老虎当着众人对小林说“你留在外面,这段我不在的时间里,你就等于我。”随后拍了拍自己最亲信的人的肩膀。

  小林一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样的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随后,老虎带着“律师”和被称作十郎的红发长刀男率先进入了SLEEPYDOG。

  十郎应该是老虎花大价钱找的保镖,但是那个“律师”模样的到底是什么人呢?竟然让他要将自己最亲信的人留在外面,也要带着进去参加谈判。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只老虎还真是光棍,在敌人的地盘上,尤其是刚发生了冲突,竟然如此心不跳气不喘的就带了两个人随着对方的老大大模大样进入对方的领地,果真是上位者才拥有这样的底气啊。

  跟着进去的是阿祖和小强,其实让阿祖有些纳闷的是,自从自己出现搅局以后,PINK的眼光老是跟随着自己,眼神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嘴角挂着的微笑带着奇怪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这种意味,很危险。

  在阿祖进入了SLEEPYDOG之后,PINK收回了目光,向旁边的霍尔问道“你的伤有感觉吗?”

  “你知道我的,我也不知道。”奇怪的疑问,奇怪的回答“应该没什么大事。”

  “先包扎吧,我自己能搞定。”

  “没关系,走吧。”霍尔总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可能只有在PINK面前,才会说这么多的话“你自己搞不定,这里每个人都各怀鬼胎。”对阴谋诡计没有兴趣,不代表对危险没有感觉,其实这里面的人中,对于危险的直觉,最敏感的就属霍尔了。

  “哼哼,你知道的,如果鬼胎对我有用,我早就死了”PINK自嘲的笑了起来,毕竟,在他记事以来,每一天都生活在黑暗的暴力中。

  看着PINK略显疲惫却更迷人的双眼,霍尔叹了口气,随后紧了紧身上绑的止血用的止血带,“............走吧”。

  两人跟着也走了进去。

  SLEEPYDOG仍然在营业,里面的气氛嘈杂而热烈。

  “你这间PUB生意不错啊,要不要让我入股给你在别的地方开家分店?”老虎听着喧闹的音乐鼓点调侃着。

  “谁不知道你TIGER哥家大业大,我这间PUB只是让兄弟们有个歇脚的地方,不像你,那么多产业。要不,你让我入股你的酒楼,咱们一起发财?”

  “哈哈哈哈哈”TIGER和PINK两人都笑了起来,并不好笑但是必须得笑,笑了,就只是一个笑话。两个人都是天生枭雄的材料,知道现在并不是争这些事情的时候。

  作为主人的PINK并没有带众人从大堂走,顺着SLEEPYDOG主场旁边的走廊,走上了二楼的包间,四处都有年轻的男男女女沉浸在镭射与雷鬼中;走廊上,穿着清凉的女孩们脸色在灯光下越发的苍白,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因为浓妆艳抹,组成了一道白花花的风景线;男人们划拳、摇色子、拼酒、争吵、揩油,让本来就混乱的场面中不时传来嘶吼,不过不论是在做什么,当看到PINK经过的时候,哪怕是正在互相撕扯的两个人,都会停下来,向他投去或感激或崇拜或自豪或爱慕的眼神,不会打招呼,但是都会点头致敬,PINK也会笑着回礼。

  这一幕看在大家眼里都觉得这时候的PINK不像是一个被叫做“疯狗”的老大,而是一个学校里备受爱戴的大家长一样。

  “PINK哥,你不会早就料到今天要谈事,所以留好了包间吧”阿祖看着一个吐得糊里糊涂的短裙女孩还没有擦嘴,就和旁边的男人激吻了起来,浑身打了个寒战。

  “不急,还没到”

  众人来到了这层的尽头,有一个小门,两旁有警卫把守着,看到PINK带着人过来,两个警卫站直了身子,一起说道“PINK哥!”

  “辛苦了”PINK挥了挥手,警卫打开了小门,由于PINK的夸奖而满面浮现着骄傲,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油然而生。

  “看来你的小弟们对你相当的崇拜啊”TIGER的语气里有种莫名其妙的醋意,他知道,用SAK、用权力、用暴力、用后台等等手段当上老大的人,都不会拥有这种魅力。可能虎帮的小弟们在自己的指挥下,都会拼命完成交代的任务,为的是什么却不言而喻。但是明显在“睡犬”中,他在所有人眼里都看到了对PINK的无限个人崇拜以及感激。这是他从来没有达到过,也从来没有见哪个老大达到过。这一刻,老虎很酸,很感慨。

  “TIGER哥,这里玩的很少有‘睡犬’的兄弟,多半是公司的员工或者外面来的客人。”PINK笑了笑“崇拜你说重了,可能是我没有当他们是小弟,而是兄弟吧,对我感激而已。”

  “哼”老虎也只是哼了一声,想起自己的帮派和身上背着的压力,总是有些不承认的羡慕着眼前这个一只手的漂亮年轻人吧。“我说PINK,还没到吗,七拐八拐,你不会真的想把我在这里吃了吧”

  “就在前面了,是我的办公室。”说话中,来到了三层。在幽暗又与前两层完全不同仿佛世外桃源般安静的三层有一间屋子,偌大的门敞开着,里面的光打在了走廊上。

  “阿祖哥,小心点,刚才进来我就隐约的闻到了血腥味。”小强多年的执法者经验,让他很快就捕捉到了蛛丝马迹,小声对阿祖说。

  PINK转头看了小强一眼,笑了一下“在我刚才出去之前,有几个叫什么‘1819’的人在这里捣乱,”说到这里,PINK瞟了一眼TIGER,TIGER挑了挑眉毛,意思应该是然后呢“后来,他们自己就跟自己打了起来,打着打着就不见了,话说陈警官,我还想报警呢,这不是影响我做生意吗?”

  “呃......我们会调查的,PINK哥稍安勿躁”阿祖突然觉得竟然有人会笑的比自己还无耻,这种无耻,还被这么美艳的脸掩盖着。

  “好啊,那麻烦你了,各位,进来吧。”

  “十郎,在门口盯着,谁也别让进来。”TIGER看了一眼PINK,他真正的想法是,如果万一里面有什么危险,还有一个人可以在外面当做一种支援,或者威慑。

  十郎耸了耸肩膀,背身靠在了墙上,长刀拄地,就这么无所谓的点了根烟蹲在了地上。

  “TIGER哥,你太小心了”PINK看穿了老虎的心里,也学着十郎耸了耸肩,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在大家都走进了PINK的办公室后,PINK挥手让霍尔把门关上,将自己的风衣脱下,随意的顺手搭在了旁边的一个沙发靠背上。

  “这是我在SLEEPYDOG的办公室,怎么样,当然了,不如TIGER哥你那里豪华。”PINK从冰箱里拿出一瓶RIMYMARTIN,倒了几杯分给众人,俨然就是在家里招待客人的样子。

  整间办公室很大,分为了内外两室。众人所在的就是客厅一样的外室,最后面一个紧闭着的门,就应该是专属于PINK的屋子,估计很少有人能进的去吧。

  “不错啊,不奢华,但是不落俗套,很有品味”阿祖对PINK的印象不错,“不过PINK哥,我觉得闲聊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不如来说说正事吧”

  “哦,对了,陈警官,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是该聊聊正事了”PINK笑了起来,缓步走向了阿祖,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PINK身上散发出来一种寒气,和他积怨已深的TIGER在第一时间想要做出防备的动作,但是看着PINK的走向,身体放松了下来,嘴角露出了一丝释然并看热闹的微笑。

  同样感觉到了危险气息的还有小强,他想要挡在阿祖面前,却被阿祖用手拦了下来。

  “我们是坐着说?还是你想跟我压马路......哦,不好意思,我对和男人牵手没有兴趣,哪怕再漂亮的男人”阿祖虽然紧绷着身体,却又顺嘴调侃着。

  “很幽默哦,不过在你说出你想说的话之前”

  PINK收了脸上的笑容,变得严肃了起来。“你得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说话的同时,PINK已经来到了阿祖的面前,突然,向前跨了一步,仅剩的右手横着撞在了阿祖的喉咙上,并顺着这股劲儿,咚咚咚咚几步,将阿祖顶到了墙上。

  “咣!”随着这一声,阿祖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并被限制住了移动。这时候,本来在他身边的小强,从后腰抽出了**,“咔”的一身棍子弹了出来,“*!混蛋!”挥手向着PINK砸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张满是刀疤的脸出现在了小强的面前。原来是霍尔,挥手架住了小强砸下的警棍,另一只手抓住了小强的领子。

  就在眼红的小强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阿祖大喊了一声“住手!”

  两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被PINK压在墙上的阿祖,这时候的阿祖脸已经由于缺氧而红的犯紫了,看来PINK用的力气并不小。

  这个突然的变故,PINK谈笑间暴起出手,将阿祖顶在了墙上,整件房子里并没有什么人感到惊诧,反应最大的是小强,其次就是那个跟着老虎进来的“律师”。这个人由于对这件事并不知道的太深,只是作为虎帮幕后老大与老虎之间的联络人而出现在这里,在PINK出手的时候,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老虎无人察觉的鄙夷的看了一眼“律师”,然后低声说了几句话,“律师”的表情平静了下来。

  “阿祖哥,*的,你放手!”小强用力的推开了拽着自己领子的霍尔,对着TIGER叫了起来。“我们来这是为了查superboy的案子,是他妈来帮你的!”

  小强并不傻,只是阿祖太过于聪明,他平常懒得用脑子罢了,现在的情况,他知道既然水已经浑了,就搅得更浑好了。

  “superboy?”PINK依然没有放手,只是转过头来,疑惑的问向了老虎“出事儿了?不过,不管他们怎么了,你会来,就是因为传言霍尔出山了,你认为是他做的,对吗?”

  “......他们,死了,死的很惨,”这件事,由于执法总局的参与,将其压了下来,除了当事人和阿祖等参与的执法者外,很少有人知道。老虎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对PINK隐瞒了“连同他俩一块死的一共有12个人。是虐杀的!”TIGER深吸了一口雪茄,烟雾弥漫着整间屋子,也弥漫了PINK露出惊诧的脸“这两个人对我很重要!除了传言是一个原因,能在没有人跑掉的情况下,杀死那么多人,又跟我有直接矛盾的,敢向我宣战的人,只有你!只有霍尔!所以,你一定给我一个交代!”

  在C区,火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着,但是由于虎帮和睡犬很久以来的互相制衡,将整个C区保持在一种跷跷板似的平衡中,像这种恶性的屠杀一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更重要的是,霍尔根本没有做过这件事,PINK理了理心中的不安,慢慢的转头面向了阿祖。

  “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同样的话,PINK的语气比老虎的平静很多,但是却更不容置疑。

  “阿祖哥给你什么交代!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小强对于长得过于漂亮的男人,永远都缺少必要的好感,以及礼貌,更何况,阿祖,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他的手里。

  霍尔向着小强踏了一步,无言的表达着自己的愤怒。“正好!”小强也举起了未曾收回的**,两个人的脾气都不是很好,一个人的上司被顶在墙上,另一个人的老大被人当众喝骂。

  “小强!”“霍尔!”

  阿祖和PINK同时制止了两个人,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对方,阿祖感觉到架在自己喉咙上的胳膊越发的用力,呼吸也逐渐困难起来,平常最引以为豪的嘴巴和脑子此时都变得僵硬了,他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缺氧,是该做点什么了。

  “我会给你,给你们一个交代,但是此前,先来听听我的交易吧”阿祖说完这句话,PINK竟然笑了起来,慢慢的将胳膊从他的脖子上拿起。老虎也用力吸了一口雪茄,脸上露出了笑意。小强目不转睛的盯着PINK的手,害怕这个小白脸又会做出什么事儿。

  可以大口呼吸的机会,真是宝贵啊!骤然放松了的阿祖猛烈地咳嗽着、喘息着、翻动着,眼泪因为长时间的锁喉也流了出来,狼狈的样子是此前没有经历过的。他用双手揉着自己已经略微发紫的脖子,这一刻他感觉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两个老大也不是PAGE那种可以顺着自己铺好的道路一直走下去的人。

  这两个人明显已经想到消息是我放出来的,是时候,该换一个战术了。

  阿祖拉了个椅子,十分疲惫的将自己摔进了椅子里,开了一罐可乐,咕嘟咕嘟仰头灌下去了半瓶,“哈......”用力的哈了一口气,真是过瘾!

  看着这场突发的风波过去了,众人围着一个大的会客桌坐了下来。

  作为主人的PINK面带微笑坐在阿祖的对面,好像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霍尔站在他的身边。

  一直沉默着看热闹的老虎挂着冷笑坐在侧面,“律师”坐在他的旁边,悄无声息的递过去一个微型耳机,老虎愣了一下,放进了耳朵里,几秒钟后,释然的往下一沉,将身体陷进椅子中,若有所思。

  小强也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用狠狠的眼光在PINK和霍尔的身上游来游去,但是却得不到什么回应。

  所有人,都在看着阿祖。

  “扣扣”老虎先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右手成拳,在桌子上敲了两下“陈警官,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你知道我们都知道,所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如果你要说的事情很秘密,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比你更害怕这个秘密被传出去。”除了还在倒这句话的小强,所有的人都已经明白了TIGER的意思“不过既然是交易,我希望在此之前,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能有什么办法,那就说喽”还在揉脖子的阿祖晃着手里的可乐,依旧是那么玩世不恭,但是脑子里却在急速的转着。

  TIGER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思考“第一,你怎么知道SUPERBOY这件事的,案子发生在C区,而你,据我所知是B区的执法者。第二,你的原因。第三,你怎么知道,邪恶的大魔王,不是屠夫,哦,好吧,不是霍尔。第四,你的筹码是什么,需要的是什么,你要知道,我并不想跟你做什么见鬼的交易,你又凭什么认为你可以阻止这场战争。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你不会热心的只是为了保护C区的市民免于战争吧?”对于第二个问题,老虎并没有说的很清楚,但是不论是阿祖,还是PINK,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好多的问题啊,TIGER哥,”阿祖知道,想要说服老虎,这是唯一的机会“让我们来解答热心观众的疑问吧。第一,SUPERBOY的案子是发生在C区没错,但是这不是第一波受害者,这是一个连环杀手,第一个案子是在B区,而总局为了将这个案件的影响压倒最小,需要尽快破案,当然就让最年轻有为的我全权负责这起案件,而我们相信,很快,他还会继续杀人,我的直觉告诉我,下一次这样惨绝人寰的戏码,还是会发生在C区;第二,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准确的说,我需要PINK,你的帮助。原因我说过了,总局不希望太多的执法者参与到这件事中,而且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你才是真正能帮助我的人,当然,我不知道竟然会带来这样的后果,我高估了老虎你的智商,事情结束了,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这就是,我会这么做的原因;第三,死者的材料都在我的身份卡里备份着,老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看过以后,也会相信并不是霍尔出的手;第四,我相信你需要的并不是什么替罪羔羊,而是真正的答案!还有你,PINK,你们会允许一个彻底**、不守规矩、极度危险的人出现在你们的辖区之内,威胁着你们吗?你们一定会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的!而能给你们这个答案的不是别人,只有我才可以!”

  一口气把话说完了,阿祖的脸上出现了兴奋的潮红,看着沉默的老虎,他知道,他在思考,或者,是在权衡利弊吧。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助你呢”PINK没有看着阿祖,只是用手转着一直圆珠笔,这支笔像是有生命一样,舞动在指尖上。

  “如果没有我,凭你势力再大,也找不到谁是凶手,这样,老虎只能将你视为敌人。我承认,这并不是我的初衷,但是现在,这却是事实”

  “我从来不怕威胁,你筹码不足”

  “就像老虎说的,你手下有无数的兄弟们,如果你们两个帮派进入战争,并不是真的黑社会的他们,才是最遭殃的!”

  “没错,对于手下的兄弟们,我的心很软,但是,我的身份首先是个帮派老大,而不是孤儿院院长,如果我软弱了,他们更没法得到保障,你的筹码依然不足。”

  “你会允许一个恶魔,驰骋在你的家里吗”阿祖说着,看向了还在思考的TIGER“还有你,你会愿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出现一个黑影,莫名其妙的开始屠杀你的家人吗”

  “你怎么知道,我抓不住他呢?”PINK放下了手中的笔,点燃了一支烟,看向阿祖。

  “那......你会帮我吗”阿祖直直的看着PINK的眼睛

  “哼,好吧,我会”沉默了几秒钟后,PINK吐出一口香烟,笑了起来“但是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好!”阿祖说道“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反正,我已经欠了不只你一个人。”说着,阿祖突然想到了那个全身被包裹在黑色下的同样是孤儿的酒馆老板林小雨,好一场孤儿们的大联欢啊,哎,他俩倒是好像很般配哦。在得到PINK肯定的答复后,阿祖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了习惯性的胡思乱想。

  “你怎么样,老虎”PINK转头对一直做思考状的TIGER说,阿祖也赶紧停止了**,看向老虎,其实,老虎的答案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老虎从椅子里坐了起来,点燃了那只粗粗的哈瓦那雪茄,好像一直抽不完似的雪茄呲呲的燃烧着。

  轻轻的看了一眼“律师”,悄然的彼此点了一下头,老虎看了看问话的PINK,随后看向了阿祖。

  “我很早就出来混了,最一开始的时候,是在一家赌场里看场子,后来因为我够狠,做事够绝,跟客户们关系又能吃得开,所以很快当上了主管。有一次,一个熟客输红了眼,想要翻盘,却已经一点SAK也没有了,当时正好是我值班,他跟我开口,要赊筹码,换成SAK的话,正好能买一辆5系的宝马。干你娘!我们一直很熟,当时不知道是不是被屎糊了眼睛,我就赊给了他。又干他娘!谁知道那一晚上,他都没开过胡!走的时候,他说明天就把SAK转到我的账户上。当然,我从此再也找不到他了。”TIGER两只眼睛好像陷入了回忆,摇头苦笑了起来,“我跟当时的大哥说了,真的是一顿好打啊,我在医院住了三个月,现在阴天的时候,我的后脑还会疼,打雷的时候,还会晕的吐出来。”

  “很凄惨的故事,不过,我想知道,后来呢”阿祖知道TIGER话里有话,答案一定就存在在故事的结尾。

  “后来,我离开了赌场,整整一年的时间,我什么都没干,一直在找那个跑了的赌客,终于,在一个小村子的赌档里找到了他。”

  “他......一定是死了吧”

  “恩,不过不是我杀了他,是他自己杀了自己。”

  “恩?”

  “你没听错,我只是跟他玩了一个游戏”

  “什么游戏?”

  “俄罗斯轮盘。直到现在,我也保留着这个小习惯,想要从我这里赊账的人,不管怎么保证,都无所谓,但是我一定要看到这个人的决心。俄罗斯轮盘,就是这个方式的载体,也是我的规矩。”

  “你想看看我的决心?”阿祖终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只是猜到了一部分。

  TIGER没有回答阿祖的疑问,转头看向了一直未曾说一句话的“律师”,点了一下头,“律师”随后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了一把左轮手枪,交给了TIGER,是一把真正的,装了六发子弹的左轮手枪。

  随着这个动作,小强和霍尔都紧张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老大身前。

  “不用紧张,”老虎说着将手枪的转盘打开,把六颗子弹都取了出来,然后又拿起一颗子弹,放在了轮盘里,用力转了一下,随后“咔”的一声合上了轮盘弹夹。“我相信,身为执法者,你应该不会要现在抓我吧。”

  “哪怕你用这东西指着我都没事,只要别扣下扳机,我是不会拘捕你啦”阿祖虽然紧张,但是还是在胡说八道着,这已经是他减压的最好的方法了。

  “我承认,你已经说服我了,但是,很明显你要赊账。我没有信心你,哦,现在还有你们,PINK,会不会抓住那个**,不过我可以让你们赊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我不止不会有任何动作,哪怕你们需要帮助我也可以尽力帮你们”说着,TIGER用枪口挠了挠头“但是现在,我要看看你们的决心。”

  “如果我不玩你这个白痴的游戏呢”阿祖站了起来。

  “那之前说的全部作废,我不管你要怎样,但是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干掉PINK还有屠夫。说真的,我可以不在乎到底是不是有一个老鼠在C区的某个小水道里蜷缩着准备大开杀戒,我只是一定要一个交代的”老虎也站了起来。“还有,执法者,你太小看我们的世界了,玩游戏的不是你,而是你们。”说着,老虎看向了PINK“三个人,一把枪,一次游戏,扣动三次扳机,你们自己分配吧。”说着,“咚”的一声,把枪扔到了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