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二十七章 前奏(2)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关于“双生劫”工作报告

  ——————————————陈阿祖

  一.案件名称

  本次案件定为代号“双生劫”。

  二.凶手属性

  “双生劫”已经发生了三期案件,基于以下原因,固将凶手定义为“连环杀手”,案件属性为“连环凶杀案”。

  判断根据:

  1:“连环杀手”最大的特征为“固定”。

  所谓“固定”,存在着很多方面的“固定”。

  由于“连环杀手”的杀人行为是为了要满足心目中一个固定的或是理想、或是理由、或是信念、或是信仰等等的目标,所以这些凶手的杀人动机、杀人模式以及杀害对象都不会轻易改变。大部分连环杀手的杀人模式都十分固定,除非遇到重大变故否则不易改变。时间、对象、凶器、弃尸地点等等往往每次都一样,也因此比较容易由分析模式推断出该连环杀手可能剧有的条件与特质。这个目标的内容可能与一个或多个人的性、权利、甚至生存有关,也可能纯粹是一些道德文化观念,但内容扭曲、和现实脱节,连环杀手如同一般的罪犯,他们也千方百计为自己的行为解释,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要再重现一次心中的目标,杀人模式也几乎都固定,不易改变。

  这三期案件中,除却保镖、工作人员等枉死目标外,主要目标都是一胎双生的亲兄弟,这是第一个“固定”;三起命案中,凶手都是将其余的“闲杂人等”先全部杀光,然后再对三对亲兄弟

  进行其后残忍的行为,或者说是一种“仪式”。死者都在死前被极为细密精确的外科手术似的折磨过,并进行过非凶手所谓的,可以说是相互间的搏命互殴。这是第二个“固定”。

  由于并未对凶手做出确定的指向,所以动机尚不明确。过往的案件中显示,囊括了大致的作案动机:补偿一些不能得偿的期望;将梦想的内容当成了自己的使命与工作;宗教信仰;金钱;某种理想;克服心理阴影;贪欲歧视心态(例如种族歧视);纯粹的**娱乐;政治目的等等。

  2:美国联调局曾经对于“连环杀手”做出过以下定义:谋杀至少3个人,并在作案期间存在“冷却期”,与短时间内,在同一地点展开大屠杀的大规模杀手,并有别于四处逞凶杀人的疯狂杀手。

  所谓“冷却期”,就是指两宗谋杀间隔的那段时间,连环杀手这段喘息的时间长短不一,短的可为1、2天甚至是几个小时的,长的有1个月甚至数月,通常连环杀手通过一次“谋杀体验”使自己兴奋情绪达至一个高峰后,需要一段时间平静下来,回味并总结这段亢奋经历,改良行凶方法。

  在“双生劫”中,凶手已经犯下了三宗罪案,其中相隔时间也不过三周,符合“连环杀手”的定义。

  不同的是,我认为,凶手在犯罪的过程中,指向性相较于过往的连环杀手更为明确;在犯罪过程中,并非以亢奋为补充剂,而是认真的对于自己的观念有着深入骨髓的认同,这样的连环杀手,通常拥有很强大的意志力与自身能力,但就是由于这种“明确”而更易于抓捕。

  3:仪式性

  这一条极为重要。

  我认为,这次“双生劫”中的连环杀手,对于仪式性的手法相当执着。

  对于在犯罪中,仪式性较重的“连环杀手”,一般动机着重倾向于宗教方面。但是在本次案件中,根据凶手的手、目标、现场来看,基本可以排除带有宗教色彩的仪式性。

  “双生劫”中的连环杀手,很有可能是幼年有过受虐经历或者是出于心中一种扭曲的个人道德感作祟而犯案,抑或是两者都有。

  三.凶手人数

  在鉴定科的鉴定下,凶手人数为一人。

  但是,由于机器给出的定论只是在客观上,仅仅是处在用机器的思维来研究“犯罪”,何况“连环凶杀案”是犯罪中最难用“客观”来分析判断的一类案件。

  所以,我的结论是,凶手一定在一人以上,为两人的可能性占百分之九十,而且我坚持我的判断。

  四.凶手定位

  既定凶手为两人。

  其中一人为具有极强武力威胁,精神上对于杀人并无任何负担,纯粹冰冷且暴力的杀人机器,手段残暴,基本的清场工作与暴力压制工作执行者。

  另一人具有很强的人体器官、肌肉组织、神经、血管等等的认知能力,头脑缜密,“外科手术”经验与手法极其熟练,甚至可以说是天才。进行仪式的主要人物,残忍**更胜于第一个人。

  在现场,从两个人的手段和行动模式来看,两人以前应该是做过军人,最大的可能是野战特种兵,而且肯定是非常优秀的军人。

  这样判断的另一个重要证据就是,在进行“外科手术”中,第二个人使用的是军用野战手术刀。

  五.总结

  “双生劫”,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为两人,具有优秀的野战特种兵经验,很有可能为现役或者退役军人。(另:两人有很大可能为亲兄弟)

  杀人目标一般为亲生兄弟,也有可能为兄妹(对于女人并没有特殊的目的或宽恕)。

  杀人动机应为儿时受虐,或者心中的道德理想感作祟。

  杀人模式为凶残的“清场”加上对目标的仪式**杀。

  桌子上的茶杯已经很久没人动过了,总部特派员放下了这份报告,拿起了茶杯。

  并没有将热水填进已经冷了许久的茶里,就这么就着凉气一口喝了下去。

  “阿祖,你的分析我看完了,很透彻”特派员向后靠在了沙发上,用两根手指捏了捏太阳穴,像是回忆般的说了起来“我最早也是从执法者开始做起的,在绝大多数案件中,都是先要锁定凶手的身份,进而再进行抓捕行动,很少会有只是锁定了大概的人群范围,而直接实施抓捕行动的。”特派员放下了手,看向了阿祖“我没有从你的报告中,看到有对于目标人物,哪怕是几个甚至十几个嫌疑人的范围性锁定。你,怎么进行抓捕行动?”

  “长官,我认为,如果猎人将自己每次狩猎定义为‘追捕’,那么这个猎人一定是只菜鸟......”阿祖的头稍稍的低了低,眼睛却仍然注视着特派员,嘴角上扬,有些......沉醉的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容局长没有见过。阿祖的笑带起来的酒窝,比起以往更加沉重,更加深邃,阿祖自己却不知道,只是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中“真正的猎人,应该把‘狩猎’中的‘守’当做自己最重要的事业来经营......”被阿祖的笑容弄的有些不自然的特派员不解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守株待兔?”

  “嘿嘿嘿嘿,长官,你错了,守株待兔的那个人是个白痴,他以为所有的兔子都会走那条路,撞那棵树。”阿祖笑了起来“我不一样,我守的不是那棵傻乎乎的树桩,而是森林里唯一的一块草地。”

  “草地?”

  “没错,兔子要吃草,就一定要来这块草地,我只要把草地守住了,这只兔子也就‘狩’到了.....”

  “这几天我调查到了一个消息,”阿祖看了看等着自己继续说下去的两人,拿起茶杯润了润嗓子“霍文和霍武并不是双胞胎,而是......三胞胎。”

  “什么?这个消息我怎么不知道”分局长有点怀疑的问道。

  “他们还有一个弟弟,从小在战争过后......那时候咱们的K市还在兴建期间,教育之类的并不完善,就被送到了美属国都学习,跟两个人基本都断绝了联系。”阿祖解释道“他听说了自己两个哥哥的死讯,已经回来了,准备参加后天的葬礼。”

  “这是真的吗?如果是假的,这种行动执法局是不合章程的。”特派员严肃的说

  “恩哼......”阿祖笑了笑“我一向是个守规矩的执法者,长官,这件事外面都已经传开了,有时候多向外面的人打听打听消息是有好处的。”

  “局长,你现在去问问,是不是这样,阿祖,你继续说。”

  局长接到指令,赶忙走到自己办公桌上,拿起电话开始确认。

  “霍家老三已经被我控制住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哪,现在只需要他能顺利的参加葬礼就可以了......”

  “你是说,凶手会再来杀了霍家......老三?还是在光天化日的葬礼上?”对于阿祖的话,特派员将信将疑。

  “NONONONONONO......”阿祖笑着摆了摆手,自信的靠在沙发上,像是完全掌握着局势的棋手一样,并没有回答特派员的问话,只是自信的说道“长官,我现在需要总局帮助我几件事......”

  “......你说吧”

  “第一,我需要保证霍家老三可以顺顺利利的在葬礼上出现。”

  “刚才我就想问你了,既然是亲兄弟的葬礼,他有什么理由不顺利的出现呢?不是已经被你保护起来了吗?”

  “霍家家大业大,两个顶头的人死了以后,下面的人一定坐不住了,最近争地盘、分财产的事情层出不穷。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从来没露过面的法定继承人,你觉得,这些人会承认这件事吗?哪怕是霍家老三并没有任何争家产的想法,这些人会同意他出现在葬礼上吗?”

  “那我可以帮助你什么呢?”

  “交易......毕竟商永远抵不过官,你可以直接用总局的名义,或者威胁或者利诱,只要让霍家老三出现在葬礼上就好。”阿祖现在经常笑,但是笑的却是那么的不阿祖“不法收入啊,官商勾结啊,灰色场所啊之类之类之类的,这些名目,你应该很熟悉才对吧,长官。”

  “很好,很好,”总部特派员歪着头,敲了敲沙发的扶手“霍家老三对财产有什么想法吗?”

  “他参加完葬礼后的第二天就走。”

  “好,还有吗?”

  “第二,我需要政府提供对于葬礼的大肆宣传,将霍家老三回来参加葬礼的消息放的满城皆知。覆盖面要广,事无巨细,细节上更要明确,什么地点啊,时间啊,在K市呆多久啊,住址啊,这些一会我再跟你说。”

  “你是想引凶手上钩?你确定他会冒着巨大的风险来杀霍家老三吗?”

  “他一定会的!这是一个仪式性极强的凶手......”阿祖突然身体前倾,看着特派员“当他知道,他所崇尚的极度自我、扭曲、病态的仪式根本就没有完成,或者说自己的仪式根本就是个笑话的时候,他一定会来完成的!历史上很多连环杀手,都因为仪式性的问题,露出了自己的马脚,泰德邦迪、德州电锯杀人狂、雨夜屠夫、开膛手杰克......”阿祖越说越激动,甚至开始数起了自己的手指头。

  “你的第二个要求没问题,但是你怎么确定他什么时候来呢?”特派员的情绪也被带了起来。

  “这就是我要你帮我的第三点,总葬礼开始,我就需要总局派人手对霍家老三进行近乎严苛的保护!”阿祖站了起来“我知道,总局的上层现在在发生着争斗,‘双生劫’成为了你们争斗的一条引线,谁占据了这根引线,谁就能将对手打入谷底。”阿祖盯着特派员“而C区的执法局,明显不是站在长官你这一边的,但是,因为你毕竟是总局的人,调派人保护目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哪怕C区的分局并不情愿。”

  “我说了,这件事情,决不能让他们参与,‘双生劫’更不能让那些行动队知道具体的计划!”特派员也明显激动了起来。

  “不,不是‘双生劫’,因为仇杀而失去两个哥哥的可怜小男孩,为了参加葬礼,而寻求政府的保护,保护自己不被仇恨吞噬,这个,很正常吧......”阿祖点了一根烟,又递了一根到特派员的手中,特派员犹豫了一下,抽了起来。

  “那这种保护,要多久?还有,近乎严苛的保护,凶手怎么可能会出现?而且,你能保证凶手不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吗?”

  “这就是我的计划,霍家老三真正出现的时间只有不到三天。葬礼前一天晚上开始,就会住在郊外霍武留下的别墅中。这个时候,就开始对他进行报道以及密不透风的保护。第二天葬礼同样,一直到晚上他回到别墅,都不能给人任何可乘之机。他回去美属国都的时间是第三天的晚上,所以在第三天下午的时候,就可以将所有的执法局行动队撤走了。”

  “所以......凶手如果想要完成自己那个所谓的仪式,唯一的时间,就只有行动队撤离到他坐上飞机前的时间......?”特派员终于明白阿祖说的确定时间是什么意思了。

  “没错,凶手只有这个时间是有机可乘的,我相信,从霍家老三出现以后,他就已经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寻找着机会,当他知道霍家老三离开的时间,再看到他收拾行李,执法队都撤走的时候,他一定会忍不住出手的。”

  “那抓捕行动呢?你自己就可以抓住那个......野战特种兵二人组?”特派员忍不住调侃了一下这个难得的不受控制甚至控制了自己的下属。

  “这个,长官你就不用管了,你放心,我不会让其他的执法者参与进来的。等我抓住了这两只兔子,我会交给你的,哦,对了,如果错手杀死了他们,总局不会怪我吧......”阿祖自信的笑了起来。

  “只要不让对方吃到这只兔子就行......”话已至此,特派员也不再隐藏那么多了。“我知道,你已经跟几个大鳄混在一起了,所以我要提醒你,互相利用可以,但是你终究是执法者,如果在行动期间,有什么悖于你胸口那枚勋章,或者超过了底线,即使你帮助我们再多,我也不能姑息......”

  “嘿嘿嘿嘿嘿嘿”阿祖畅然的笑出了声音“长官,我的底线,不是那么低的,你放心吧......”

  “好,那剩下,就是细节了......”

  总部特派员根本想不到,这个一直以来坚守着信念的执法者,心中完整的话,其实是“为了抓犯人,我的底线不是那么低的,而是根本没有底线......”

  “长官,确实是这样,听说霍家的老三已经回来K市了,准备参加自己哥哥的葬礼......”确认了这个消息的B区分局长明显还有些没有转过劲儿来,不太相信这个消息。

  “很好,下面,就开始你的计划吧,阿祖,双生劫!”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阿祖快意的笑了起来,少了一直的儒雅,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阿祖,千万别惹出麻烦,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

  看着阿祖的样子,对他一直了解颇深的分局长心中突然一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