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十六章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有一天,小明的爸爸妈妈带小明去麦当劳吃饭。

  因为吃A套餐还是B套餐,爸妈两个人吵起来了。

  正在争论谁对谁错的时候,一个旁观者越过了在队前面的两个人,走到了点餐的地方点餐,并转头说“小明爸爸,是你错了,A套餐比B套餐值。”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小明爸爸会尴尬或者气急败坏的时候,小明妈妈把那个人挤到了一边,大声说“管你什么事,我们两口子吵架,还有,你有点素质没有,这么大人了还插队,靠边,来,给

  我个B套餐。”

  劝架多嘴的人傻了,旁观者傻了,小明爸爸傻了,小明也傻了。

  后来,小明问爸爸“为什么当时妈妈不奋起直追,直接跟着那个劝架的人一起说你,而是要转了风向去骂那个人呢?是因为插队吗?”

  小明爸爸想了一下,对小明说“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不止是你妈妈,基本上人们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做出你妈妈的那个选择,但是当人们立场和角度不同的时候,却忽略了这件事

  。”

  看着小明懵懵懂懂的样子,小明爸爸笑了,继续解释道“这么说吧,咱们去动物园看老虎。一个狮虎山上有两只老虎,他们会和平共处吗?”

  小明“要是一男一女肯定可以。”

  小明爸爸“......两个都是男的。”

  小明“那我知道,老师教过,一山不容二虎。”

  小明爸爸“那要是这两只老虎打架的时候,一只猴子跑进去他们的洞里偷东西呢?”

  小明“......应该会先去抓那只猴子吧。”

  小明爸爸“一样的道理。”

  小明“......我明白了,你说妈妈是母老虎。”

  小明爸爸“......孩子,我们还是去吃饭吧,你该动动脑子了。”

  一致对外,很多时候仅仅是个口号,但又不仅仅只是一个口号。

  两只老虎可能在猴子进山的时候,并没有真的想去精诚合作。可能想的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储备在洞里的食物不要被糟蹋;或是在其他动物面前表现出大敌当前之下自己有多么大气;或是当猴

  子被抓住以后怎么能抢到自己手里;或是能不能趁着抓猴子的时候,顺便到对方的洞里去抢食物;或是在对方抓住猴子的时候,趁着注意力不在自己这里,顺便干掉对方等等等等。

  不知道各位看官有没有注意到,两只老虎不管想法有多么的自私、变现的是多么虚伪,但是前提都是,干掉猴子。

  我不是老虎,我只是个记录员,所以对于万兽之王的想法仅仅是揣测。

  之所以这么揣测,是因为我看过很多书,记载着历史上无数次的两只“老虎”三只“老虎”乃至N只“老虎”在这样情况下的表现,我可以站在上帝视角来观看着后续事情的走向与轨迹。

  恩?想听听看那些书中的记载吗?

  其实,我也只是照抄“无韵之离骚”——《史记》

  而且如果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给大家讲历史故事,那在《恶魔的剧本》后面,就可以当之无愧的加上“历史文献”的标签了,我想史学家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恩,还是来听听K市的故事吧。

  随着“咚”的一声,左轮手枪被老虎扔在了桌面上,由于惯性,这把枪以轮盘凸起的部分为轴,顺时针在桌子上一圈一圈的转着。

  办公室里发生了奇怪的一幕,所有人都无声的盯着这把枪,视线随着这把枪越转越慢,最终,枪口正巧对准了阿祖。

  “哎呀,果然我才是天命之子啊!”阿祖说了一句冷到不能再冷的笑话,所有人都屏息着,只有PINK嗤笑了一声。

  “你以为我们真的会跟你玩这个无聊的游戏吗?”PINK一副好像是见到外星人的表情“就因为你以为霍尔干掉了你手下那两个娘娘腔组合,我们就要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就因为这个该死的

  执法者要破案,我们就要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你不会是挖币挖的脑子烧坏了吧”

  老虎的脾气绝对在老大里也算是不好的,听到PINK冷嘲热讽,再加上一双在暗处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双重压力之下,暴跳了起来“干你娘!老子已经很给你们让步了!别给脸不要脸,别人

  怕你,我怕你个鸟!要不是这个执法者出来捣蛋,我早就干掉你了,现在还用跟你ABCD?!干你娘!你们一人开一枪,不然老子现在就走,咱们走着瞧!”

  “我一直以为你也算是个男人,妈的用这种方法?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放弃卒子,当做导火线!老虎,老虎,**思虑如猪啊你”PINK也站了起来,清艳绝伦的脸上挂起了略带疯狂的笑,

  回身用仅剩的一条手臂从身后的沙发下面抽出一根金属球棒,重重的砸了一下地,“你要战争,我就给你战争!”

  PINK说完了这句话,肩膀用力,将金属球棒笔直的甩向了TIGER。由于会客桌较大,所以PINK选择了甩,而不是砸。

  “小强!”

  其实在PINK抽出球棒的时候,阿祖已经向旁边的小强做出了示意,球棒飞出的一刹那,小强已经窜到了老虎旁边。“嘣!”

  金属之音大作,小强手持**将球棒打飞了出去,砸到了墙上,由于PINK加上球棒本身的重量也算是雷霆一击,小强的警棍也掉在了地上。

  “干你娘!老子毙了你!”老虎也没有想到PINK说动手就动手,如果不是小强在旁边,可能自己就吃亏了,怒火攻心之下,伸手就去抓桌子上的左轮手枪。

  其实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很多事。

  PINK手无寸铁的站着,甚至还保持着甩出球棒的姿势;

  小强由于大力的撞击,正在揉着生疼的手腕;

  老虎恼羞成怒的去抓会客桌面上的枪;

  霍尔看到老虎的动作,拔出了骨刀立刻要移动到PINK面前保护大哥;

  “律师”被迎面而来的金属球棒,吓得用椅子上跌倒了地上,还没有爬起来;

  办公室的门一直没有上锁,只是关着,就在这时突然被撞开,一把长长的漆黑的日本长刀刀鞘从门中间伸了进来。原来是听到屋内声音的十郎踹开大门,用刀鞘直指着PINK以示威胁;

  所有人的动作都发生在这一刻,就像是一个引线快要烧到头的老式**一样,一触即发。

  “嘭!”

  大家都被这一下震耳欲聋的声音阻止了动作,看向了声音的始作俑者。

  阿祖就像是一个不小心尿尿把引线浇灭了的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笑着,脸上挂着浅浅的酒窝,面前扔到地上的摔炮(一种孩子玩的炮竹,没有杀伤力,就是听响声用的)还在冒着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看大家太紧张了,好像忘记我们是正在做交易吧”阿祖站了起来,慢慢走到了桌子旁“既然是交易,毕竟我是买方,两位老大,多少应该听听我的意见吧”

  十郎在门外,咧嘴笑了起来,好像觉得阿祖这个举动很有趣似的,同样笑了的还有PINK,微微歪着头,看着不知道要干嘛的阿祖。

  “你又要干嘛!没看出来吗,已经谈崩了,闪远一点,小心溅一身血。”老虎直起腰来,老气横秋的说道。

  “谁说......交易已经谈崩了”阿祖在众目睽睽之下,捡起了桌子上的那把枪。奇怪的是,对于这个动作,竟然没有人有过激的反应,只有小强好像猜到阿祖要干什么,正要上前阻止,阿祖

  伸出另一只手,挡住了小强。“只要开了三枪......就成交了吧。”

  说完话,阿祖将枪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在极度压抑的气氛中,显得冷酷沉静,两颊的酒窝早已经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在别人看来手中拿的恍惚并不是那把枪,而是刚当上执法者时手

  中拿着的徽章。但是如果仔细看去,略略颤抖的手,透露了他内心真正的情绪。

  “如果我点真的那么背,记得告诉‘老板’,对不起了”说完,阿祖看向老虎,并拉下了左轮手枪的保险“这,是我的决心。”

  “咔嗒”

  撞针的声音,几乎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哪怕是“律师”,也没有想过真的要让执法者死在自己面前,哪怕是自杀。

  就在所有人都刚刚来得及喘一口气的时候,阿祖又旁若无人的第二次拉下了保险,将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一样的姿势,一样的庄重。

  “阿祖哥!”小强的眼眶都快裂开了,眼球由于激动而充血变红,已经不顾阿祖的命令,冲了上来。

  “闭嘴!如果我没有第一枪的运气,记得以后动动脑子。”阿祖跟平常一点都不一样,也许现在的他,心中只有对于真相的探求,以及抓捕杀人者的决心。他向着没有人阻碍的地方退了几步

  ,看了看老虎,又看向了霍尔“这一枪,是我替屠夫交的保障金,你的伤,我还给你了。”

  一句话,对着两个人说,意思,其实是一样的,就是为了霍尔满身的伤痕买单。阿祖的过往造成了他平常看似什么都无所谓,但其实记恩记仇,最重要的是,对于追求真相那种执着和冲动。

  “咔嗒”

  又是在鬼门关前的一声空响,阿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前额出略盖眉毛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了眼眉之间。

  有点痒啊......阿祖心里苦笑了一声,想起了以前的那个笑颜如花,想起了自己失去的过去,想起了在某一天,自己的心中,只有对那个真相的迫切,一切,可能就要过去了吧,对不起,还

  是没能知道真相啊,算了,就当我累了,等见到你,我在向你道歉。

  “咔!”

  清脆的上膛声,在寂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响亮。

  阿祖又一次拉下了保险栓,将枪口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这已经不再是赌命,而是找死了!没有人可以在俄罗斯轮盘中连开三枪,可能,此时此刻,死神正在对着他笑,笑他的无知,笑他的愚蠢,笑他的执念。

  “混蛋!你妈的!”小强向着阿祖冲了过去,经过TIGER身边的时候,TIGER伸手死死的拦住了他。

  “**的!你拦我干嘛!阿祖哥死了,我让你偿命!”小强已经忍耐到了极点,挥手推向了老虎,企图强冲过去,眼泪也顺着喊叫流了出来。

  “唉,我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白痴”就在小强挣扎着往前冲的时候,阿祖看向了PINK,“两位老大,我说了,要给你们一个交代,只是我不知道,这么快就能还上,”顿了顿,阿祖好

  像在措辞一样,“如果我没死成,记得,完成我们的交易。”说完,阿祖闭上了眼睛。

  “哐!”

  “咚!”

  两声重响,手腕和肩膀吃痛,阿祖睁开了眼睛,此时,枪已经掉在了地上,面前长长的黑色刀鞘静静的躺在面前,霍尔也拿着骨刀站在了自己旁边,但是眼睛却看着十郎,十郎咧嘴,用嚣张

  的笑容回应了大家的注目礼。

  原来就在阿祖的眼帘合上的一瞬间,霍尔迅速冲到了阿祖的身旁,抬手用骨刀砍在了左轮手枪上,打掉了手枪。

  与此同时,行动的竟然还有十郎,由于距离较远,十郎选择了将刀鞘甩出,并砸向了目标比较大的阿祖的肩膀。

  “不用谢我不用谢我,谢虎哥就好了”十郎晃晃悠悠的走过去,将刀鞘捡起来,将刀收了进去,刚才长刀出鞘的刹那,四射出的寒光,由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阿祖身上,没有注意到,或

  者......假装没有注意到。说完,他还向着TIGER挑了挑眉毛,好像是在说,干的好吧,加钱加钱。

  霍尔默不做声的将骨刀插回腰间,回到了PINK身边。

  这时候,TIGER爆出了一阵大笑,笑的极为开怀,极为跋扈。

  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的老虎,走到了阿祖面前,深深的看了一眼阿祖,弯腰捡起了左轮手枪,拍了拍阿祖的肩膀,说道“你欠我的,已经还完了,你怎么样?”最后这句话,是看向PINK说的

  。

  就在TIGER大笑的时候,PINK也露出了迷人的笑容,里面有疑惑,有释然,更多的则是认同。

  没有回答,PINK笑着点燃了一根烟,又扔给了阿祖一根,看向了老虎“DEAL?(成交?)”

  “DEAL!(成交!)”老虎也点燃了雪茄。

  这时候,阿祖一下软了下来,幸好小强眼疾手快,过去扶住了他,拽了把椅子过来,让阿祖坐了上去,并拿了一罐苏打水。

  阿祖全身上下早已经湿透了,他打开了拉环,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下去了四分之三,才稍微缓过劲儿来。

  “看来,我的人缘,真的还不错啊”刚从鬼门关回来的阿祖,第一句话,就是无力的调侃。

  “三周时间,如果还见不到那个死杀人犯,我也没办法了。”老虎说着,将枪交给了“律师”。

  “虎哥,这样......就算了吗?”“律师”好像对于老虎最后让十郎截下了阿祖的最后一枪还不是很满意。

  ..................

  “已经结束了,结果就是这样”老虎说了一句不知道是给谁听的话,用手揉了揉耳朵,无人察觉的挂断了远程通讯。

  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了“律师”。

  除了“律师”之外,所有人都看不到,老虎的眼中,真真正正的露出了暴力、狂躁、凶狠以及血腥......

  老虎将脸慢慢贴近了“律师”,“律师”几乎能从老虎的瞳孔中,看到反射出的自己,是多么的慌张与......害怕。

  “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老虎将头贴在“律师”的耳边轻声说道,语气是那么轻柔,却又是那么可怖“这件事,我会向‘他’解释的,但是记住,哪怕我怕杀了你全家,‘他’也不

  会为了你一个无法左右任何局势的虫子而动我分毫的,所以,明白了吗?你,这只虫子。”

  没有任何妥协,没有任何畏惧,没有任何客套。

  哪怕身后站着的人,是这只TIGER背后的庄家,但是“律师”知道,TIGER说的都是实话,他比自己重要太多了,这是**裸的威胁。

  “我......明白了,虎哥。”

  “很好,”TIGER笑着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们走,”说完,转头看了一眼阿祖,“记得,执法者,三周时间。”说完,带着惊魂未定的“律师”和呲牙咧嘴的十郎,走出了办公室。

  “我们......也走了”终于缓过劲儿来的阿祖看着讪笑的PINK,摇了摇头,今天的境遇,也许无所谓如他,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用来消化一下。

  “现在咱们已经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陈警官,休息好了给我电话,请你喝一杯。”PINK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不一样的执法者有些意思了。

  “再玩游戏可就免了,喝一杯倒是还可以,对了,看着刚才的样子,你们真是心照不宣的愤怒啊,我怎么觉得,你们俩才应该是最好的搭档才对。”阿祖突然觉得这两个老大,一直是在试探

  自己。

  “抱歉啦,”PINK绅士的欠了一下身,“我一开始对于你强拉硬拽的拖我下水,确实非常生气,但是后来还是觉得跟你合作才是最好的路,不过,老虎看起来,真的是有点身不由己。如果不

  是身后站着那个酸文假醋的眼镜男,他应该不会那么过分才是,我觉得他是故意演给那个人看的。”PINK仔细想了一下,说出了几乎接近正确答案的猜测。

  “你有没有什么意见?”阿祖其实也颇为好奇,这个老虎竟然会害怕别人。

  “他一向以采矿为主,不知道那会干嘛要突然做个什么‘明星公司’捧红了那两个人,可能跟背后的那个人有关系吧,所以这件事这么紧张。”

  “好了好了,不想了不想了,今天脑子运转过速,快当机了,回去了啊”阿祖招呼了一声小强,背冲着PINK疲倦的招了招手,走出了办公室。

  “再见了,执法者。”PINK颇有深意的看着阿祖的背影,转头看向霍尔,“你说,那个杀人犯在这么多人的围剿下,还能活多久呢?”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霍尔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可能是天然对危险的敏感,让他觉得总有些不舒服。

  “好啦好啦,去喝一杯吧”

  办公室的灯灭了,主角们,都快登场了......

  回家的路上

  “阿祖哥,你说那两个老大,为什么会最后拦住你呢,不过还真的答应了你的交易,你好强哦!”开车的小强,看着闭目养神的阿祖问道。

  “小强,其实不是我强,我只是他们答应合作的一个媒介。两个老大都需要给别人同时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一个台阶,我就是那个台阶。合作不合作跟我举枪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没有想到,

  最后老虎真的那么强硬,我想了一下,一定是想PINK猜测的那样,身后有一只手,在这件事上控制着老虎,不过这个跟我们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合作伙伴找到了,我们也该开工了。”阿祖

  看着似懂非懂的小强,发现告诉行驶中,小强竟然一直盯着自己看“喂!看前面啦!我不想没死在枪口上,死在你手里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强赶紧看向前面,但是仍旧问出了心里的疑问“那......阿祖哥,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跟你交易呢?”

  “这样吧小强,”阿祖一看休息是没办法了,把身子撑了起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小强一听要讲故事,顿时来了兴趣,催促道“快点,我洗耳恭听。”

  阿祖清了清嗓子

  “有一个狮虎山上,有两只老虎,这一天,一只猴子跳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