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二十八章 圆桌会议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战争

  陈冠希

  打,我而家就去打仗,

  打属于我自己既一场仗。

  假若现实世界根本就系一个战场,咁一切现象系咪一个残酷假象。

  假如现实要我去打一场假仗,打住乜野旗号,打一场点样既仗,打得唔好我既生命就此划上句号。问得唔好,我应该问生命一个乜野问号。

  问我悲哭声可以有几多几多;

  问我童谣用乜野号角可以吹乜野悲歌;

  歌舞升平既世界,几可听到凯旋歌曲,曲终人散既时候,只有剩低几个几个?

  我问我,我既战友系咪就系我一个

  我为我,既生命战斗要我保卫我

  我话我,进一步退一步我都难过

  我想我放弃我

  唔再识分对错

  成日顾前顾后,想不靠行左转右,是我打呢仗自作自受......

  受着感着看着听着

  能不能听到有个号声响!是否每个人都是盲将?你的字言能否当手枪,然后将他瞄在我身上!

  你当我死,我还在站着

  战艇毁了,但我还在站着

  就那么一句话

  就得把我毁了,慢着!

  什么国旗,谁在下命令,谁的747,谁制我死地谁是我的敌人!?

  可不可能是好人

  品质差的人,无法容忍者

  这不是军人怎么确认一个都不认识!

  是仍知没仁义没仁慈,

  背者世界的负担,

  听我喊到换人换人,

  还我仍是我的自尊!

  有一刻你发现能敌倒是欲望!

  习惯熬过你的妄想你所有悲伤!

  死亡是否可能是我生命的解放!

  问题是我知何时但不知为何要解放!

  世上某d角落每日都有战争发生!每人都参与每人都有内心斗争!危险既系战场上枪林弹雨!

  血肉横飞,危险既系支咪加唇枪舌剑,口沫横飞,呢首歌系一场战争!

  三个血肉者,你同我同佢边个,可以选择做旁观者...

  无人会钟意见到,遍地死者!

  无人会钟意做,战地记者!

  唔想知道乜野叫做战争罪行!

  剩系知道呢度法律唔保障所有既人

  自己做军备竞赛!

  自己打自己几仗!

  自己俘掳自己!

  自己混自己既帐!

  成日要名要利!

  冲冲冲从未识死!

  再不分战场屋企!

  爱人知己我想胜利!

  行或企如战地,很想死而未敢死......

  是我想得太尽要争气!

  国与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国都与国都之间、帮派与帮派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家庭与家庭之间、信仰与信仰之间......

  战争,无时无刻都发生在世界的许多角落,大到国度间的贸易战争,小到一个人身体中的红白细胞之间的战争。

  归根结底,战争的根本,来自于欲望......

  “欢迎收看KINGDOM每日播报......关于著名的‘霍氏集团’创立人,霍文霍武两兄弟的葬礼前瞻。听说这两兄弟最小的弟弟,一直在美属国都学习,今天回到了他的故乡,也是自己两个亲人

  的故乡,我现在就在现场.....”长相端庄却又不会看起来清汤寡水的让人没有胃口的当红主播ELLA出现在直播的画面中,背景是在C区一片幽静的独立庭院中,背后一幢独立欧式别墅树立在那里。

  喧闹声中,许许多多的人在各自忙着不同的事情,将整个人群围着别墅分成了几个圈子,一环套一环......

  最外圈的,是看热闹的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会面露神秘的将或准确或道听途说的消息分享给周围眼中充满着渴望“求知”的人们。

  而当另一个知**说出的情况与自己知道的不一样的时候,这个人就会面露鄙夷的对说出错误情况的人嗤之以鼻,再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中,说出自己知道的情况,周始反复......

  中间一圈则最有标志性,一眼看去,就能看出他们的职业属性——记者。

  不论是八卦杂志、私人电台,还是国立新闻、专业报社在昨天都收到了一个听起来格外准确的消息。

  那就是,刚刚因为仇杀而同时离去的“霍氏集团”两兄弟,竟然还有一个弟弟!一个从未露面,好像直接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弟弟,刚刚从一直生活着的美属国都回来,筹备参加哥哥们的葬礼。

  在这样一个娱乐至上,SAK先行,被各种争夺家产电视剧洗了脑的年代,这种充斥着SAK、豪宅、香车、暴力、血腥味等等相关的家族争抢财产的新闻,绝对是最炙手可热的!

  手持肩扛各种长枪短炮的最善于挖掘世界上隐私的人们就这样你拥我挤的形成了第二圈,许多人为了争夺最好的拍摄角度而对同行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但是当最核心一圈中的一点动静都能立刻制止这圈人中的所有争端。

  然后的一圈,就是身着K市执法局的执法者与行动队。隶属于K市C区的执法者们用警戒杆在别墅院子外面围成了一个警戒圈,并每隔几步就站一个人,面孔朝外,严肃的指挥着秩序。

  执法者A“你说,咱们这次至于吗,出动这么多人力,来保护一个小孩子?”

  执法者B“我听说,这小孩儿是霍文霍武的亲弟弟,不是怕被别人报复吗”

  执法者A“那悄悄的不就完了吗?这么大动静,全国都的人都知道了。”

  “我看不尽然吧......”执法者B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了,才小声说道“你不知道,这小孩也挺惨的,霍氏集团里的那些老家伙们,一开始根本就不承认这个孩子是姓霍的...”

  执法者A“怕他分.....?”

  执法者B“可不是,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就承认了那个孩子的身份,还大张旗鼓的让他参加葬礼。”

  执法者A“......这事儿可真怪了”

  执法者B“可不是吗,谁知道呢......听说还惊动了总局的上层......”

  ......

  这种对话,在这一圈人中出现了不是一次两次,每一次的说法都不一样,但是结束的时候,都会以一种了然的沉默作为句点......

  建成了下一圈的人们,是已经跳脱出了龙套的角色,上升到了配角地位的一群人们,这一个圈子,基本算得上是核心了。

  “我说甘地,说句实话,这事儿是不是你做的啊?”一个故意拉长了声音,显得格外讨人厌的家伙大喇喇的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抽着雪茄说话,眼睛却注视着别墅的大门。

  一个在院子里的餐桌,六七张椅子上都坐满了人,中间的桌子上散落了几盒雪茄,还有两支开了的红酒。每个人身后笔直站着的两个保镖都显示了这群人超然的地位......大家全都神态各异,但都有一个共同点——所有人的眼睛都会时不时的飘向别墅的大门,好像是等待着什么一样。

  “少扯淡,要是我干的,早就闹翻天了,你问问黑鬼?”被叫做甘地的人像是一个老学究一样,笑眯眯的一点也不生气,书生气质的扔了一根雪茄给黑鬼,并看向他。

  叫黑鬼的,是个又高又黑的大汉,光头上面一道长疤劈开了整个脑袋。听了这话,手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粗声粗气的说道

  “**的!老子是武哥捧起来的,怎么会害他,要是知道是谁干的,我就砍死他全家!”说完,还向着四周环视了一圈,才坐了下去。

  黑鬼在霍氏集团中的位置比较特殊,主要掌管的是霍武手下的**,不是**生意。

  他最早是在牢里跟霍武认识的,很受霍武的赏识。出来以后,就死心塌地的跟了霍武,像是贴身保镖一样,因为救过霍武一命,从而上位,手下掌管打手无数。

  “你少来了......在这里坐着的,哪一个表决心不像吃糖一样简单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要是比声音大,就能洗脱嫌疑,那我这种小女人难道会是凶手吗?”

  说话的一个年级大概在40岁多一点的女人,这个女人长得并不惊世骇俗,但是声音甜美酥麻至极,打扮风尘贵气,眼眉中透着一股媚劲儿,相信年轻的时候,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也不少。

  凰姐,掌管着霍氏集团旗下夜总会、洗浴、俱乐部等声音,万千胭脂尽在她手中,听说还是霍武的姘头,董事中惟一的一个女人。

  “我没那个意思!”

  “那黑鬼哥你是什么意思呢?我知道,你觉得我们这种小女人没本事,都是靠脐下三分出来混的,黑鬼哥你这么威猛,来啊”说道来字的时候,因为是个卷舌音,凰姐还特意加重了语气,看向了黑鬼。

  “不是......我是说,我是说,我要查出来是谁杀死的武哥,对......”黑鬼一介武夫,论到抢白说话,根本不是凰姐的对手,几句下来,在家上凰姐的作态,脸都憋红了,早没了刚才的气势。

  “小凰,黑鬼,都别闹了”

  一个肃穆深沉的声音咳嗽了一声,说了一句。

  只是这一句,桌子上的人,就都停止了争吵,看向了说话的人。

  说话的人,是一个年纪大概七十岁左右,但是仍然红光满面的老人,这一句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平稳的语调中能听出老人的中气仍然十足。

  老人坐在圆桌的正中间,也就是俗话说的“上位”,满头白发,表情严肃,神色中看不到任何起伏。

  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子,后面的唯一一个贴身保镖从怀中抽出一个白色烟盒,没有任何的商标。

  一支完全空白同样没有商标的香烟出现在了老人的手中,老人倒拿香烟,用烟嘴磕了磕桌面。

  等在一旁的保镖打开zippo,将香烟点燃,退到后面;老人将烟吸进嘴里,闭眼,吐出、睁眼......

  这一些列动作显得是那么协调、自然和平静。

  在老人说出第一句话后,就再也没说什么,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老人身上,表情也没有因为等待的时间过长有任何的不满,哪怕是脾气最暴躁的黑鬼,也像一个小学生一样低头听教。

  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将香烟架在了面前的烟灰缸上“今天,咱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抢执法局的工作,凶手一定会绳之以法的。不过我相信,在这里坐着的人,都是真的对兄弟两个的去世极为悲痛的,我不希望再听到怀疑自己人的声音,明白了吗?”说完,环视了一圈。

  桌子上的人都面露悲痛,这种层面的人,拿个影帝,也不一定比小孩吃糖难到哪去......

  “今天咱们主要商量的是,究竟这两三天,霍家老三的安全和生活,由谁来负责......”老人继续说道“很有可能杀害兄弟两个的凶手会再来报复,所以,这并不是个容易的工作,说说吧,谁来接这个‘苦差事’?”

  其实,今天大家在这里,都是为了霍家老三而来,所有人的心里,都害怕这个横空杀出的老三会给他们的SAK带来巨大的影响。

  在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同意坚决抵制和承认这个坏了一锅粥的老鼠,但是当这个老人接到了一通电话后,所有人都必须承认这件事,因为老人承认了,虽然,他们第一次在这个老人的脸上看到了无奈和不解。

  “这个孩子,就是老三,你们放心,他不会跟咱们争抢哪怕一个SAK,他参加完葬礼就回去......”

  当时的老人,沉静了一会是这么说的。

  每一个人都保持着大半的怀疑,但是每一个人都必须相信。因为霍武不在,老人的话就是最有力量的。

  这个老人,就是整个集团的大管家,管SAK、管人、管公司......就连霍武在时都很尊敬的大管家。

  其实,霍家老三已经出现了,现在就在他们面前的别墅里,跟着一起进去的,有一名C区的高级执法者,奇怪的是,竟然还有一名B区的高级执法者,那个B区执法者脸上讨人厌的酒窝让大家更为不解。

  大家聚在这里,就是为了要商量,谁在这几天中,全权保护这个少年。

  每一个坐在圆桌旁边的人,听到“苦差事”这几个字的时候,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苦差事!

  因为根本不会有人相信,面对着大量的产业和SAK,这个年纪轻轻的“霍家老三”不会动心去抢!看起来用强制手段将其抹去并不可能,所以,所有人都想近距离的抢先别人接触这个年轻人,为的就是得到最接近事实的消息,或者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

  “我来!”

  “我可以!”

  “让我来吧......”

  同时间,几个人一起举手表示了自己愿意排除万难,接受这个苦差事。

  “你有什么本事.....”

  “我不行你行?”

  “**你个**!”

  “干掉你!”

  ..................

  午后的阳光,从树叶缝隙中形成了光的斑驳,在地上、桌子上、人的剪影上、扭曲的脸上摇摇晃晃......看着几个人的争吵,老人突然有一种荒谬而可笑的感觉,想起了那天的那个电话

  “魏老,你知道霍家老三的事了吧?你们怎么安排的?”

  “......这件事,原来跟执法局有关系?”

  “呵呵,哪的话”电话那头打了个哈哈,同样是苍老的声音“只是一个没有了亲人的孩子,想要参加哥哥的葬礼罢了......”

  “国都里那么多孩子找不到亲人,我没见过哪个执法者去管......”

  “孤儿交给孤儿院,我只是不想你们这里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你的意思是?”

  “让霍家老三参加葬礼,你放心,他参加完第二天就会走。”

  “我只是一个管家,我不知道剩下的那些人会怎么做,我也管不了.....”

  “魏老,我相信你的能力,我猜,他们现在就都在你那,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你最后拍板决定吧?”

  “执法局也不能这样,不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来让整个集团陷入混乱,我不会允许的!国都里的人,也是不会允许的!”魏老现在也有些急了,但是,对方是执法局中,权利最大的几个人之一,他的愤怒也只能停留在这里,停留在只是无力的威胁上。

  “今年三月份,一批蓝色一号从海路进入国都,价值在2亿SAK以上,同船的掩饰用的是霍氏集团入港的进口豪车......”

  “......”

  “环保局三组组长被迫退休;C区咨询处处长失踪;B区富豪夜总会老总被暗杀......”那边苍老的声音说出了十数个名字,这些人,魏老都知道,但是都没有见过,因为,他不喜欢亲眼看到死人。

  “你威胁我......”

  “魏老,我其实把你当做半个朋友,所以我并没有威胁你。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至少知道这个国都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事情...我不知道的百分之十中,也绝对不包括......霍氏集团”

  “他......他真的......很快就走......?”拿着电话的魏老,好像一下子又老了十岁,连身体都佝偻了下去。

  “相信我,我向你保证,他不会跟霍氏中任何一个SAK有任何一点关系的,霍氏还是原来的霍氏,怎么折腾是你们的事情。他参加完葬礼,就走。而且,我刚才说出的那些名字,我很快就会忘记的,我忘记了,这个国都也就忘记了......”

  “你为什么......会介入这件事?哪怕是整个霍氏集团,在你眼里也只是个棋子而已”

  “呵呵......”苍老的声音笑了起来,好像知道魏老一定会答应,很开心的样子,却没有回答魏老的问题,“那么,老朋友,我们成交了吗?”

  “......好......我答应你,这个年轻人会完好无损的参加葬礼,并被承认......他的身份。”

  “恩......?”

  “是......霍家老三......”

  “好啦,魏老,那就这样,回头有时间请你喝茶......哦,对了,其实你们承认不承认都没关系,只要这两天让这个孩子得到家人的温暖就好,哈哈,再见......”

  “好.....再见.....”

  “魏老!你来说,他妈的到底谁才是可以胜任的!”

  黑鬼的叫声把魏老从回忆的漩涡里拉了出来,原来就在魏老沉思的时候,这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就差动起手来了。

  魏老好像突然没有了力气一样,喝了一口面前的红酒,冰冷入喉的红色液体像一条冷血的蛇一样顺着食道钻进了他的胃里。

  魏老打了个寒战想到“也许,我也到了退休的年纪了吧......”

  “好了好了,黑鬼,都坐下吧,这件事,咱们不用争论了......”

  “什么?魏老,您说说,您怎么决定......”

  大家的七嘴八舌都被魏老的这句话打断了,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魏老,因为得到这个老头的帮助,就等于基本得到了半个“霍氏集团”。

  “这件事......我定不了,喏......”

  魏老向着别墅的大门努了一下嘴。

  正好,别墅的大门被推开了,三个人走了出来......

  所有人,屏息的注视着那三个人,准确的说,是三个被逆光遮住了面孔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