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二十九章 大战在即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有时候,我总是会想一些没有办法想明白的事情,是那种已经有无数个比我聪明太多的人想过太多次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但是每次一开始想起来,就总是停不下来的想啊想啊......

  因为我的性格属于那种“我是真的没办法了,要不你只好从我身上踩过去......”那种一点都不具备英雄色彩的性格,所以到最后,也只有认输给这些问题。

  我现在想的就是一个特别俗,特别矫情的问题。

  时间,本来就是一个比虚拟货币还要虚拟无数光年倍;比隐形斗篷还要悄无声息无数光年倍;比蝙蝠侠的战车还要概念无数光年倍;比古龙的想法还要难以揣测无数光年倍的无法具象化的存在,却偏偏被从古至今的人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限定、掌握、规则成了一种极为具体又从一而终、贤良淑德、规律无比的......“事物”(原谅我对于词语掌握的能力不足)。

  一炷香、一个沙漏、看影子、看太阳、一支烟、石刻、怀表、公鸡鸣早、海浪潮汐、手机、身份卡、SAK的涨跌......太多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人们能清楚的掌握到时间的运动轨迹;

  一年有十二个月,一个月有30天,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一小时有60分钟,一分钟有60秒......不知道赋予时间这种属性,是否得到了“时间”的认同,当然,他也并没有反对......

  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若被明日累...不知道“明天”得罪了谁

  勿谓寸阴短,既过难再获。——这句比较中肯......

  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我认为这句话道出了关于人的劣根性的真谛......

  时间,带给我们很多很多,也同时带走了我们很多很多

  不怪他,也不怪我们自己,只是同生老病死一样的无可奈何......

  不过,时间的具象化,带给我最方便的,就是我可以让各位在看我这份笔记的人们,清楚的知道什么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没有时间的概念,那我可能会说“这个之前...然后再之前...最之前...特别之前...”

  看,如果这样,就真的一头雾水了吧......

  距离“圆桌会议”八小时前......

  “PINK,外面的传闻都听到了吧?”PINK陷在软软的沙发中,身体后仰,修长的双腿伸直,随意的翘在面前的桌子上,依旧是那副慵懒的样子。他的身份卡调到视讯模式立在桌子上,阿祖的脸出现在了另一边,虽然看得出来很疲倦,但是却有一种看着像是偏执的坚毅。

  这个家伙,这几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阿祖啊,我都听说了”经过这一段很短时间的共事,PINK与阿祖并没有书中惺惺相惜似的以命相交,但是最起码的熟稔已经有了“唔......按照这个路子来看的话,我猜猜,消息是你放出来的吧?”

  “哇哦!不愧是睡犬的老大,年轻有为,这样也能被你看穿!”阿祖调笑道,其实,今天他打来这个电话,本就没有瞒着PINK的意思,因为,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需要PINK的帮助。

  “哼哼,我可是对那次的事情记忆犹新啊......”PINK哼哼了两句,但是嘴角却微微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摇了摇头“老虎差点就把我的SLEPPYDOG给踩平了,对哦?陈长官......”

  “哎呀哎呀,PINK哥,我也是当时差点在脑袋上开了一个大洞的.....”阿祖想起那次的俄罗斯轮盘,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真是太悬了......

  “好了,我知道你也没时间跟我胡扯,说说吧,既然你已经把时间圈定在了葬礼,那你的计划是什么呢?需要我做什么呢?”

  “其实,你要帮我的事情很简单啦,嗖的一下你就能搞定了。”阿祖嘻嘻笑着,酒窝深深的不知道藏了多少的秘密在里面。

  “哈哈哈哈”PINK笑了起来,满脸桃花拖拖开,映的阿祖也有些慌神,要是个女的,得迷死多少男人啊,虽然现在迷着PINK的男人.....也不少。

  “你们生意人啊,最擅长的,就是把自己需要的东西说的很低,把自己能看出的价码说的很高。这样,说说你的计划吧.....”PINK笑完继续说着。

  ..................................

  ..................................

  ..................................

  “我*,你是不是疯了?”PINK听完阿祖的话以后,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眉头皱了起来,好像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大家都叫我疯狗,因为我真的发起疯来,见人就咬,不会管太多的东西,但我今天才知道,你才是疯了,这样的事情也敢做。”

  “其实我只是一个生意人,不不,交易人”阿祖看到PINK并没有太过波动起伏的情绪,也舒了一口气“所以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权衡得失,得到的比付出的多,那我就是赚了。”

  “那这件事情的后果你有想过吗?你觉得你的......上司们知道了以后,会有什么反应?霍氏集团那些老奸巨猾们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还是那句话,交易中,得到的比付出的多,我就是赚了,后面的事情我并不是太在意。”阿祖在那边点燃了一支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这边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呢,怎么决定的?要不要帮我?”

  阿祖的这句话说完后,PINK看着身份卡那头,被烟雾覆盖了脸庞的阿祖,陷入了一阵沉默。

  阿祖也并没有打搅,他同样盯着PINK绝美的面孔思量着。这个时候,PINK需要权衡利弊,即便是答应了,也一定会开出一个不容自己拒绝的条件,毕竟这是交易,自己可以不顾后面的事情,PINK却一定不会放任自由的。

  “阿祖,”PINK身体微微前倾,从半躺的姿势坐了起来,看向了阿祖“我同意帮助你......”

  听见PINK说道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阿祖一直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无声的呼了口气,毕竟自己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PINK。

  “你先别急着谢我,既然是交易,你也要听听的我的条件,”PINK继续说着,慵懒的表情中出现了严肃“第一,如果事情成功了,我不需要好市民奖”说到这里,PINK顿了一下“我想说的是,如果失败了,我不希望我的睡犬,惹上一点点的腥味......”PINK脸色沉了下来“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在你的世界里分量有多重,我只知道,是你硬托我进来的,那你就一定要背上这个责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有什么被伤害的地方。”

  “好,这个我保证,成功或是失败,我都不会让别人把这件事和睡犬联系在一起......”没有考虑,阿祖就答应下了这个条件,本来这就是他已经相好的了。

  “很好,”PINK很满意阿祖的点点了头,脸上恢复了笑容,继续说着,“第二,就是你需要带给我的好处了,你也要帮我一件事。”

  “其实在跟你说之前,我就想过了,自己到底可以开出什么样的条件让你满意,但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时间关系,最后只好硬着头皮来找你了”阿祖有些无奈的歪着头思考着“SAK,你每天挖出来的,比我一个月赚的都多;让我帮助你成就大业?看你的样子对这个根本没兴趣;杀人放火?你手下一个普通小弟都比我专业多了;让我做你的内应?我猜你会找个更好控制的吧......所以,我能给你的,就只有这条命了......”

  “哈哈哈哈”PINK被阿祖这幅难以理解的坦诚逗笑了,其实他知道,阿祖这是以退为进,这小子也在担心自己的条件有多么苛刻“像你的这种处事风格,小命随时就没了,我要来岂不是亏本的?”PINK调笑了一句,进入了正题“我需要......去一趟‘泰’,不想让任何人知道。”PINK低头玩着自己手中的打火机,被黏住的打火机在他仅剩的一只手中、袖长的指尖中上下翻飞着。

  泰,是KINGDOM国都外围的并未被集成为国都的一些零散城市之一。世界大战爆发之前,那里就以毒品、杀手、私兵、军火、黑市器官、走私、偷渡而闻名。

  在那里,普通百姓的生活极其贫苦并危险,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很多年轻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离开那里,偷渡去附近的国都,或者加入地方帮派;有的人在泰组建自己了的势力,收养私兵,贩卖军火、毒品,乃至人体器官......

  泰,里面的人凶残,凶残到几个孩子因为抢一片面包,都有可能闹出人命......

  人性,在泰里显得是那么的滑稽。

  “偷渡?”阿祖不太明白“我知道很多很多人,都是从‘泰’偷渡到咱们这里的.....除了犯事跑路的。还有啊,说实话,帮你偷渡去泰,实在不是什么大事,你就只是这个条件吗?那就太便宜我了吧。”

  “第一,像你说的,我实在找不出什么需要你的地方,”听道这里,屏幕中的阿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了,PINK继续说着“第二,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办,必须去一趟泰,我不想中间出任何纰漏,高级执法者总会比我专业一些,第三,”说道这里,PINK抬起头来看着阿祖的眼睛,笑了起来“第三,这件事并不小,因为,除了我和霍尔,跟我一起回去的,还有......大概二十个人......”

  .............................

  听到这里,阿祖反而释然了,如果真的仅仅是送一两个人偷渡去泰这种简单的事情,像他这种怀疑论者,才会觉得有问题。

  “二十个人啊......”阿祖歪着头,眼睛转来转去的,脑子里思索着自己的关系网“过两天我开始布置,这些人肯定得分批送出去,全部过去大概需要两周的时间,PINK,我最多只能干到这样。”

  “可以,那我提前谢谢你了”PINK很满意阿祖这种实干派,不会讨价还价的商人,一直都是招人喜欢的“成交了。”

  “恩......我记得,你和霍尔,应该就是从金三角那边过来的吧?”阿祖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查过的档案,眼睛眯了起来,好像嗅到了什么的豹子一样......警觉。

  “......”PINK的表情也突然变的怪异了起来,笑起来的样子像是跃跃欲试的豺狼一样“陈长官,我记得,你以前......是在D区任职的吧?”

  “你......什么意思?”阿祖的脸顿时沉了下去,甚至露出了一丝戾气,最近的阿祖,平常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但老是在一些点上,不由自主的会散发出一种让人寒冷的气息。

  “......没有,我只是想说,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过去吧......”PINK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两个人像是斗鸡场中的两只斗鸡一样,互相看着对方,突然,两个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那我们成交了吗?”阿祖身上的戾气瞬间消失无踪,像是刚才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一样,脸上的酒窝就还是那么挂在了嘴边。

  “当然,我们来说说具体的细节吧。”PINK也一样恢复了往常的慵懒,身子向后靠在了沙发上,点起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没有人看得到,视讯电话两端的年轻人,眼中都都压抑着一丝冰冷彻骨的寒意......

  距离“圆桌会议”五小时前

  “阿祖,干你娘......我一直等你的消息呢,他妈的!很久才给我消息!干你娘!”老虎的声音出现在了阿祖身份卡的另一边。

  听着老虎熟悉的骂人声,阿祖皱着眉头把身份卡离耳朵很远,免得遭受声音的攻击。

  “喂!喂!干你娘!听得见吗?”

  “喂,喂,老虎哥,在听在听......”阿祖赶紧把身份卡放到自己耳边。

  “阿祖,你的计划怎么样了!我听说连霍家兄弟的小弟弟都回来了,他妈的,我从来不知道那两个混蛋还有个弟弟......那个,你知不知道啊?”

  这个老虎,上来就是试探,明明就是什么都猜到,却从来装成一副缺心眼的样子......既然这样,那就把你绑在一起吧。

  “唔.......是这样,老虎哥,霍家的老三,我本来就认识,老虎哥你也认识......”

  “啊?不可能不可能,我以前只是跟霍武那个杂碎打过交道,连他哥哥也只是见过几面,怎么可能会认识什么霍家老三,干你娘!”老虎矢口否认着。

  “那好吧,老虎哥,我把计划从头到尾跟你说一下......”

  不等老虎的反应,阿祖就原原本本的开始了自己的计划的诉说。

  .......................

  .......................

  .......................

  “干你娘!你干嘛要告诉我,我没有要帮你的意思啊,你何必告诉我呢!干你娘!”老虎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知道,阿祖已经生生的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船上。

  “老虎哥,是你问我的,我是因为相信你,才把这么大的事儿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呢......”阿祖好像很委屈似的说着,但是老虎听得出来,他连一丁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

  “......我是不可能跟着你胡来的,看起来你已经跟PINK那个小白脸商量好了,没想到他竟然会答应,你许了他什么好处了吗?”老虎想了想就明白了一些事。

  “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啦”

  “哼!那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什么,我可不会把自己卷进这里的!”老虎这么说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另外一件事。

  “怎么会,虎哥,我只是向你借一个,对你无关紧要的人,哦,不对,是刀而已......”

  “你是说.......十郎?”老虎明白了,确实,十郎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充其量算是自己高价雇佣的保镖,最多给他一大笔SAK,所以阿祖的条件并不难。

  想到这里,老虎严肃了起来,说到“这个条件我答应,我知道,事情并不是单单的凶案调查,肯定里面夹杂着你们最上层的倾轧,所以你根本得不到局里真正的帮助。真没想到,这种高层中关键的担子竟然会压在你的身上,你搞不搞得定啊,小鬼!”

  阿祖其实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话说他跟TIGER其实半毛钱的感情都谈不上,但是他终究能从TIGER的话里听到一丝丝的关心。

  “谢了,老虎哥,没问题的,我可是‘连环杀手克星’啊!”阿祖也笑了起来“那虎哥,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知道你不会大发慈悲无偿帮助我啦。”

  “和你们这种聪明人说话,果然轻松啊,”老虎想了想,“帮我干掉PINK?”

  “哈哈哈哈哈,虎哥,笑话好冷啊......”阿祖的额头流下了一滴冷汗。

  “不好笑吗?我觉得还可以,哈哈哈哈”老虎笑了几声以后,停了下来,语气中出现了一丝凝重、一丝紧张,还有一丝惧怕“我会传给你一份资料,我帮差一个人,这个人......别让任何人

  知道,这件事完了,我会好好谢谢你的,拜托了!”

  第一次听到老虎这种语气,阿祖也吓了一跳,转念间终于明白了,老虎一定是不再甘心做一个被人在后面养着的老虎了。他想成为真正的森林之王,就必须先咬死背后拿着鞭子训练他的人。

  没有说破这一点,阿祖语气轻松的说着“好啊,虎哥,那你把那个人的大概资料发给我吧,这几天就给你搞定”

  “呼......别让别人知道啊,阿祖,干你娘!”发现刚才自己失态的老虎,又变回了以前没心没肺的样子,“好了,那这样,我们聊聊细节吧,干你娘,好多事儿啊!”

  ..............................

  距离“圆桌会议”两小时前,SPRING酒馆内。

  “小雨,计划已经都准备好了......”阿祖的声音变的温柔了起来,只有面对老板——林小雨的时候,阿祖才会显现出放松以及不防备。

  “你看起来好像很累啊.......”在制止了很多次并无果以后,林小雨也终于认可了阿祖口中的“小雨”这个称呼“你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呃......马上就要进行计划了,你别现在咒我啊,好不好。”阿祖无奈的说着

  “哼......你的那个破烂计划,老虎和PINK竟然会答应,他们是不是互相打架打得脑子坏了?”林小雨轻哼了一声“你就不能换个别的办法?要不干脆别干了......”

  在第一次,阿祖把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的跟林小雨说了以后,林小雨的态度就从来没有好过,阿祖知道,这种样子的她,是一种对“关心”这种心情的释放。

  “小雨,只有这样才可以,执法局在这次只能借势,却不能借力.......”阿祖无奈的说道“不过我凑的人手应该差不多了吧,应该是吧”。

  “你确定C区的执法局会帮助你?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争斗中是处于哪方的!”对于情报的收集,林小雨是个专家,但是在阴谋诡计中,她仍然很幼稚。

  阿祖心里疼了一下,你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啊......

  “小雨,C区的执法局,肯定不是在我这一边的,而且,他们一定已经得到指令,在面子上协助我,但是在背地里,一定会彻查我的违规.......”

  “你都知道,还要这样!”林小雨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黑色帽衫上的帽子都滑了下来,露出了带着面具的脸。

  ..............................

  ..............................

  ..............................

  ..............................

  不是我想要用省略号来凑字数,而是在林小雨的黑色屋子里,满是电视屏幕的黑色屋子里,在所有的幽暗的光芒中,站着一对男女,站着一对相拥在一起的男女......

  原来在林小雨站起来后,阿祖沉默了,他一声不发的走了过去,近乎突然的搂住了那个瘦弱的,却一直在扮演坚强的她......

  “别担心,这些都在我的计划之内,只有他们不站在我这边,我才可以完成我的计划,他们,只是我的棋子罢了......”轻轻的拍着林小雨的头,阿祖嗅着发香慢慢说道。

  “..............”阿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像一把大锤一样,深深的敲击在林小雨早已紧扣的心门之上。现在的老板又变回了那个小女孩,只是一个需要肩膀的小女孩。

  林小雨抽泣了,默默的抽泣着,没有声音的抽泣着......

  阿祖不知道,但阿祖知道。

  因为她的手,抓着自己的袖子,越来越紧......

  因为靠在他肩上的脸庞越来越湿......

  “好了,别哭了......”阿祖拍了拍林小雨的后背。

  突然,林小雨推开了阿祖,转过身去,背向了他“我没哭......就是,刚才......你吓着我了.....”林小雨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废话。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哈”阿祖可恶的笑着,转身走向门口,其实,他刚才本来是想借泉叔用一下的,但是,在抱着林小雨的时候,他突然多了很多的勇气,他发现自己绝对不会想让泉叔离开这个女孩的身边了,他不想也没有办法再跟林小雨做交易了。

  因为,阿祖越来越觉得林小雨是另一个自己......

  “对了,跟你打个赌吧”阿祖的手握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停了下来,回头对着林小雨的背影说。

  “恩?”林小雨的声音还是那么瓮声瓮气的,看起来还没有从情绪里出来,但是本能的回答了阿祖。

  “这件事后,如果我仍然完好无损......”阿祖笑了一下,“你......就当我老婆吧......”

  本来,阿祖是想看到林小雨更加害羞的样子,但是,这一次,他失算了。

  林小雨的肩膀突然不再颤抖了,她转过身来,面向阿祖,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这时候,那一张被火烧坏了的脸,在阿祖眼中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那一弯如明月般的眼眸。

  “你......再说一遍......”林小雨严肃的看着阿祖,还没来得及散去的泪光,让他的眼睛更像是一朵刚被雨水打湿的玫瑰......

  “吸.......呼......”阿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郑重的说道“如果我完好无损的回来,你,就嫁给我吧.......”

  这一刻,老板消失了,执法者陈阿祖也消失了

  有的,只是两个孤单了几十年的孩子,放开了心中那一抹重重的黑色,相视着。

  “好......成交......”林小雨笑了,阿祖看见了,虽然在她的脸上,笑与不笑并没有区别,但是,阿祖看见了,是真的看见了。

  “成交!”阿祖笑了起来,两个可爱的酒窝,充满了幸福和神采。

  “注意安全,一定......要回来。”

  “恩,我走了”

  阿祖转身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林小雨,和渐渐吞没她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