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三十九章 废旧仓库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有些时候,戛然而止是一种在高潮时候抽身的重挫美;

  有些时候,戛然而止是一种断点与后续间力量的传递;

  有些时候,戛然而止是一种描写时片段的特殊组合形式;

  有些时候,戛然而止并不是偷懒......

  刚才有一个对我来讲属于支柱型的朋友问我,第一卷的故事中,最后的阴谋是什么?

  其实对于我来说,一个故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滔天的阴谋?缜密的逻辑?错综复杂的关系?香艳的场景?尽善尽美的主角?.......

  我觉得,应该是人吧。

  对于我来说,“人”的变化,“人”的发展,是一个故事中的支撑,也是我认为应该给予最重要的笔墨。

  作为一个其实没有什么大纲的写作人,所有的角色,都是在这个“世界”里自由发展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由他们来带动整个剧情;由他们决定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由他们告诉我属于这个“世界”中的历史。

  我,只是一个记录员......

  身份卡上,不停闪烁移动的代表着“霍家老三”的小红点,颜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微弱了。

  这并不是表示“霍家老三”存在着什么危险,仅仅是因为消耗性的“药丸追踪器”已经快消耗尽他的能量了。

  “足够了!”

  小强看着屏幕上速度减缓的小红点,自言自语了一句,紧接着蹲在地上低头查看了一下附近的移动痕迹,向前猫着腰跟去。

  辗转不停的在四周周旋着、寻觅着,或枯萎或茂盛的看不出季节的树木和断壁残垣、金戈废铁形成了荒野上天然的屏障。

  就在小红点的颜色淡的快看不见的时候,就这样,“嘟”的一声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

  小强抚摸着手底下一块由于压力而不自然被折断的树枝,盯着身份卡屏幕上小红点慢慢消散停顿的地方,屏住了呼吸。

  “妈的,看起来真的停下来了,如果阿祖哥说的没错,那就是有两个人,二对一??真的是这种怪物,我怎么可能打得过啊......”小强向前慢慢摸索着方向,还不时的用废话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不对不对,加上那个小子,是二对二......妈的,还是不对!阿祖哥和娘娘腔过来就是四对二了!”

  越算小强觉得胜利越高,算的嘴角甚至都上扬了起来,但是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吐了吐舌头“操!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一会那小子被人给活剐了!!”

  正乱琢磨着,一抬头,一座废旧的三层工厂楼,赫然出现在了小强的眼前,红点,也就是停在那里的!!

  “很好......”

  小强边想着,边慢慢悄悄的低身走了过去。

  这一片是早就荒废了多少年的地方,门口杂草丛生,竖立在高耸杂草中的工厂破旧的程度堪比凶神现在的身体,甚至连一个大门都没有。

  整个工厂就在雨夜中长着大嘴,对着小强。

  而小强就像是一个站在虎口前的小兔子。

  “妈呀......”

  随着阴森森的凉风从工厂的“大嘴”中喷出来,潜伏在门口的小强打了个寒战。

  随后,只见小强摇了摇头,好像嘟囔了一句“......保佑”给自己壮胆,紧接着侧身露出了半个身位,探头看向里面。

  什么动静也没有,凶神应该是把人掠去了上面几层吧......

  随后,小强按开了身份卡的信号发送器,将所在的位置信号持续不断的发送给正在过来的阿祖,将身份卡亮度调暗,屏幕朝下藏在了工厂大门口旁的石堆里,一闪身,身形极快的向着工厂里面无声的窜了进去。

  悄无声息又迅速无比,在跟踪术中,这两样特质是必不可少的。

  小强的跟踪术在执法者中,算的上是佼佼者,他就这样,难得的安静又缜密的搜查了前两层的工厂,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和异常,只是,这座工厂好像非常的大。

  只剩下第三层了,既然人都在第三层,搜查的难度会变得更大,每一层面积又大,得抓点紧。重要的是,要更注意隐匿自己的身形,不能暴露的太早。

  事实证明,对于搜查的难度,小强多虑了......

  即将到达第三层的时候,小强屏住了呼吸,让自己的气息慢慢的从鼻腔一丝丝散入空气中,身体猫下,前脚掌着地,轻轻的垫步走到楼梯墙角处,身体缓缓压低,动作中轻的尽量让自己连一点灰尘都不带起来。

  迅速的一个探头看向里面,小强惊讶的差点叫出声来。

  原来,“霍家老三”就这么直挺挺的被扔在了地上,旁边空无一人,就在工厂三层距离门口远处的平地上。

  外面幽暗的光透进来,“霍家老三”没有一点动作,这么躺在空无一人的平地中,四周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

  我操,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分析了,还有,那小子还在装死!他根本就不会晕过去!

  小强琢磨了一下,算了,等等吧,要是身份卡还在身上,就可以问问阿祖哥了。

  ...................

  妈的,等不了了,我先过去看看。

  小强,最擅长的是打架,最不擅长的是等待......

  小强看到了就在“霍家老三”躺着的地方的后方,有一个大门(由于工厂属于毛坯,所以每个大门都没有装门框,只是那种砌出来的门型圆洞),里面好像发出了细细碎碎的声音。

  应该就在里面藏着呢吧,我先到那小子旁边看看,有没有什么事。

  小强想着,蹑手蹑脚的朝着“霍家老三”躺着的地方走去,一把弹簧刀无声无息的落在掌中,因为害怕发出声音,所以并没有打开刀刃,就这样攥在手里。

  不过说实话,别看小强大大咧咧,什么事好像斗不过脑子。但是这几下动作着实专业,不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哪怕是呼吸,都像是完全屏住了一样,就这样,离着“霍家老三”越来越近,小强蹲了下去。

  “嘭!”“嗖......”“啊!!!!!!”

  然而,忘记是哪位大家说过一句话,“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好吧,这几句,对于现在头下脚上被吊在空中的小强来说,真的是一种讽刺了。

  原来,就在小强马上要到“霍家老三”近前的时候,突然就被一根铁索头下脚上的吊在了半空中。更让小强痛楚的,就是这个拴在他脚腕上的绳套,是用铁质的荆棘链做成的,根根铁刺倒扎,勾入小强的脚腕里,伴随着疼痛的是血流如注和渐渐麻木的知觉。

  这个放在“霍家老三”身边的陷阱,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无法察觉,那么的专业,那么的......特种兵。(好像是“天气是那么的罗马”一样的形容方法......好吧,我又乱比喻了)

  也许,这个陷阱是用给“霍家老三”的,如果他醒来想要逃跑,就会第一时间踩入这个绳套;也许,这个陷阱,就是专门用来限制救“霍家老三”的人的。

  不管这个陷阱的初衷是什么,被剧痛包围的小强,也都已经明白了,这种陷阱并不是像一直交手的凶神那种怪物可以造的出来的,为什么......直觉。

  像是你让一个举重的冠军去绣花......阿祖说过的,违和感。

  “**的!!@#%#¥#%*……*&……*&……¥!”

  小强的反应很直接,从他的嘴里喷吐而出了各种各样的脏话,反正也已经暴露了,就让这些污言秽语响彻整个工厂吧!

  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发泄,也不是为了用吼叫来抑制脚腕上的疼痛,小强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吃大亏了,或者说,惭愧。

  受过专业训练的小强,在跟踪术上很自信,这一路跟来,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对于这一点,他很骄傲。

  但是就在最后一刻破功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早就过时了的简易陷阱上破的功,只能证明,制作这个陷阱的人,比执法局训练出来的执法者,在生存技能上,要高了不止一个level!

  “咚,咚,咚......”

  缓慢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在月光无法照射到的门洞里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这个身影移动的很缓慢,好像左边身子都不是非常灵便,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月光下。

  随着黑影显现出了身影,小强的大叫大骂也停止了,开始从另一个角度观察着这个不速之客。(好像小强更像是不速之客吧)

  小强的第一反应,就是凶神!但是瞬间,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身高、体魄,甚至连穿着都与那个凶神几乎是一样,但是外表和给人的感觉却是非常不一样。

  这个不速之客,也是穿着一件包裹住了全身的黑色长款做旧皮衣,皮衣下包裹的肌肉也是那样高高的隆起。

  但是,当小强看到他的脸时,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激了起来。

  在白色的月光下,这个人的头发略长垂下贴在脸颊两侧,脸色显得异常的惨白,仿佛是没有一点血色,看不出任何肌肉组织的活动;眼皮向下耷拉着,看不到眼球的转动;嘴唇没有一丝嗫嚅,连咬肌的正常蠕动都没有,就像是挂着死人上妆后一般的僵硬感。

  就这样,这个“僵尸”走到了“霍家老三”与小强的中间,就这么站定了下来,看不到眼珠的两眼盯着倒挂在那里的小强。(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看着小强的,只是头转的方向是冲向那面。)

  被凶神盯着的时候,就好像是处在因为饥饿而狂躁的猛兽的獠牙前,随时都会被撕成碎片;

  而被这个“僵尸”盯着的时候,好像是被一条看不见的毒蛇盘在身上,是那么的冰冷刺骨,那么的滑腻,那么的不安,那么的不确定......

  “喂!你就是那个大个儿的同伙吧!妈的,不对,你是他的兄弟吧,哥哥还是弟弟?”小强突然喊了一声,将自己身上的不安强压了下去。

  “僵尸”还是那么站着,头稍稍的歪向一边,就这么看着叫嚷的小强。

  “妈的,你也是个哑巴吗!”

  小强忍着剧痛,晃动自己的身体,企图可以打到站在身前的“僵尸”,血滴滴答答的溅的满处都是,像是一只被渔夫吊起没有氧气垂死挣扎的鱼,显得是那么的滑稽,那么的可悲......

  “你......你是,是......来救,来的吧......”

  “僵尸”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段话,但是,让人不可置信的,是哪怕在说话,“僵尸”的嘴都没有一点蠕动,甚至连喉结都没有该有的哪怕一点起伏,声音,像是从肚子里发出来一样。

  “操!一个是哑巴,另一个能说话的那个又说不清楚,你们两兄弟真是他妈天才!!”

  已经到了这步,小强的脾气被扇了起来,不管不顾的一直刺激着面前这个怪物二号。

  “你......你,闭嘴!”

  “僵尸”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听他的话,好像是生气了......

  就在僵尸说话的同时,只见他右手向着小强倒吊着的脸部挥去,手中点点寒光一闪而过。

  小强觉出了里面的危险,但是,他也同时感觉到,这个“僵尸”虽然身体和凶神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比起来,动作的娴熟度,敏捷度和准确性都差的太远了。

  小强猛地一扭腰身,向后躲去,但是由于疼痛和一直失血过多造成的影响以及身体被舒服的局限性,小强这一下还是慢了。

  “僵尸”手中的东西,狠狠的刺进了小强的右边咬肌,原来是一柄“军用多功能手术刀”,锋利的圆弧形刀尖,已经狠狠的扎进了咬肌的组织里。

  “唔唔唔.....”

  小强由于疼痛以及无法发声,只能从喉咙里发出这种支吾的声音了。

  “呃啊!!!!”小强凄厉却又闷闷的惨叫响起

  “僵尸”将手中的手术刀横切着从小强的脸颊里拔了出来(或者说切断了小强的咬肌),带出了半条肌肉和红白相间的鲜血。

  小强被这一下弄的,差点疼晕过去。

  “僵尸”并没有管溅在自己身上的汤汤水水,提手又是一下,朝着小强的太阳穴扎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躺在地上的“霍家老三”瘦小的身形突然窜了起来,速度比跟凶神对决的时候更快更猛!

  只见他直接用左手勒在了“僵尸”的脖子上,右手高高举起,握着一柄圆锥型的武器狠狠扎下。

  愕然,就是那一柄沉寂了许久的骨刀!!!!!!!

  (算不上什么悬念,各位看官应该早就猜到了。不过霍尔,真的不是霍家老三,霍家只有霍文霍武两兄弟,姓氏一样纯属巧合。)

  (为什么让霍尔假扮霍家老三这么简单的一个计划,却是感觉阿祖等人如此凝重。1.执法者守则里,明令禁止欺骗行为,以搜集证据为主要手段,原因后面会说。2.这样一个计划,必须得到霍氏集团的配合,换言之,就是需要执法总局和霍氏集团交易。如果任务成功了,阿祖这一派系的领导就可以摆平这件事,如果任务失败了,另一派系掌权,那么,所有的人都会遭殃,这样的计划就会变成被敌人用来攻击自己的把柄。所以,一切还是看计划是是否顺利)

  霍尔的骨刀直立着狠狠的扎在了“僵尸”的右肩窝上,“僵尸”痛呼了一声,持刀的右臂自然软了下来,小强就这样捡回了一命。

  一个身影两个人,激烈的纠缠在了一起,猛烈地晃动中,霍尔被甩了下来,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落在小强前面,防止“僵尸”伤害小强。紧接着不曾停顿,确认“僵尸”暂时没有威胁性动作后,霍尔骨刀反挥,别在小强脚踝处的铁链中,猛的用力,“当啷”一声,铁链断开,小强掉在了地上。

  摔在了地上的小强,第一时间向后挪动几下,离开战场范围,拿出止血喷雾,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霍尔在击碎铁链后,一个撤步稳住了身形,紧接着左手迫不及待的在脸上使劲搓了许多下,揉掉了为了让别人看不出的粘了很久的易容痕迹,变回了原样。

  随后双脚后撤,身体下伏,像是俯卧撑一样的半趴在地上,左手撑地,右手反握骨刀横在脸前,表情冷漠的看着“僵尸”。

  “唔......”

  “僵尸”的肚子里发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算是疼痛的**。

  就这样过了几秒钟,“僵尸”呆呆的看着落地的霍尔。

  “你......你......你不是,那两个,两个兄弟的......兄弟......”

  哪怕是再言不达意,所有人也都听出来“僵尸”语气中的生气,疑惑,恶毒与不甘。

  霍尔并没有回答,只是让短小的骨刀,在手上转了一圈,变为了正握,抬起了头,紧紧盯着自己的敌人,像是一只布列前蓄势待发的猎豹。

  “他当然不是了!只有你们兄弟俩这种蠢货才会相信......”

  带着笑意回答“僵尸”的人,并不是场间的任何一个谁,声音是从楼梯那里发出来的。

  “僵尸”回头向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脑袋歪歪的好像在思考,怎么突然一下,又来了这么多不速之客。

  就在他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两个带着深深讨人厌的酒窝的笑脸,和一双美丽的不可方物却满是血迹的桃花眼......

  “你没事吧?”酒窝男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边血迹斑斑的小强,简单问了一句,但是语气中的关切之意是那样的深沉。

  小强由于无法说话,也无法给予一个让人放心的微笑,只能挥了挥手,接着继续自己的包扎。

  得到了心安的答复,酒窝男继续笑了起来。就在“僵尸”发现自己真的上了一个最大的当,即将崩溃的时候,那个酒窝的主人,还深深的做了一个传统的鞠躬礼。

  “自我介绍一下,即将落网的怪物兄弟二号,我叫陈阿祖......”阿祖直起身来,带着一种血腥的嘲笑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你和你的怪物兄弟......就死在这吧。”

  听到怪物兄弟这几个字后,“僵尸”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右手也握紧了那把多功能手术刀,“啊呜呜唔唔唔......”的吼叫了一声,表达了自己不成文的愤怒,冲着阿祖冲了过去。

  第二战场......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