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十九章 双生,双死(3)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人与人之间,最坚硬无碍的纽带,到底是什么?

  利益吗?同富贵却不能共患难,或是同患难却不能共富贵的例子太多了,记得哪个电影里说过,“男人不能做的三件事”,第一,别陪丈母娘打麻将;第二,别和比自己心眼儿多的女人上床;第三,别和最好的朋友做生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爱情吗?我总觉得爱情是我最看不透的东西。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杨过与小龙女,小李探花与林诗音等等等等,这些真的是单纯的爱情吗,还是属于一种近乎极端的**的凌驾于精神层面的羁绊呢?男欢女爱是世界上最复杂又最简单的感情,像是蛋炒饭一样,到底是轰轰烈烈的加上了鲍鱼碎末;亦或是清清淡淡的鸡蛋过油,仍旧是人各有志。但是我一直认为,越美丽的东西越脆弱,作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想要摧毁它竟是如此简单,没道理只有“任他狂风暴雨,我自心如磐石,我自岿然不动”的才叫爱吧,平常人不也一样要爱吗?

  友情吗?

  梦想吗?

  上床吗?

  战友吗?

  ......

  很多人会想到,是血缘吧。

  恩,血缘真的应该是人与人之间最原始最不刻意,也是最牢固的纽带吧。

  李世民,李建成,李元吉——玄武门之变。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逼迫自己兄弟曹植的“七步成诗”。

  隋炀帝弑父;北魏冯太后杀儿子;武则天杀闺女;......

  太多太多的历史典故中,血缘关系近的不能再近的人们,为了权力,为了财富互相杀戮着,互相扭曲着彼此之间的羁绊。

  也许,相比于那些可以得到的,即将失去的东西让处于这个位置上的那些人可以欣然接受,他们在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会有一丝的犹豫和迟疑吗?还是没有感情的,只在权衡利弊后,做出了相应的判断。

  还有什么比权利、欲望、天下第一更重要呢?

  生命吧......

  自己的血......

  与自己的血极其相近的血......

  到底应该选择流哪一个呢?

  外屋中,四个和服少女已经凑到了一起,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娇滴滴的恐惧;

  两个刚跑进来的幸运保镖坐在了地上大口抽着烟,惊魂未定的手颤抖着,脸色苍白着,全然没有了原来阿兰德龙式的冷静和专业;

  浴巾服务员杀手(好长的名字......)“敬业”的站在霍武的身后,死死盯着他背后刺的观音手中玉净瓶口的位置,那里同样有着霍武突起的颈后大动脉;

  擦拭桑拿房和拄着拖把的服务员站在了一起,不知道该怎么办似的,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干活,或者像两个幸运保镖说的一样,扛着枪去战斗?

  一直在吧台旁的服务员,倒了一杯冰水递给了霍文,并将他搀扶了起来,坐到了椅子上,早就在袖子上擦干了鼻涕眼泪的霍文拿过水以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一股脑喝了下去。

  “大哥,怎么回事,那两个废物跑进来以后,舌头都系在了一起,真是屁用没有,”霍武从旁边的储物箱里掏了半天,拿出一根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对着软在地上的两个保镖轻蔑的吐了个浓浓的烟圈,看向霍文“哥你一向有文化,给我讲讲,发生什么事儿了?到底来了个什么东西砸场子?”

  “......小武,你可不知道......”霍文费力的咽下最后一口水,硬撑着站了起来,他知道,现在只有靠着弟弟,才可以想出办法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是一个怪物,一个彻彻底底的怪物!别以为你势力强,现在都没用!你那些保镖已经死了,这怪物就是冲着咱们来的。别的不多说了,你赶紧打电话,叫人!越多越好!”霍文留了个心眼,不管那个杀神的目标是谁,他都要把弟弟绑在自己身上。

  霍武看着自己的哥哥,一直看着,随手弹了弹已经积攒了很多的烟灰,从“浴巾服务员杀手”的手中拽了一条浴巾裹在了自己身上,走向了霍文。

  霍文看着一步一步走到面前的弟弟,看着一双又大又糙的手拍了拍自己肩膀,看着递过来的古巴雪茄,看着嚣张不可一世但是现在看来无比自信的笑脸。霍文突然后悔自己雇佣了杀手,哪怕那种后悔只是一刹那。

  “哥啊,咱们进来洗浴之前,手机都放在门口了,忘啦?”霍武的表现就像是完全不在乎门外有一个凶神恶煞一样,或者是根本不信?

  “那......那怎么办啊,小武啊,我没有一点夸张,那个根本不是人,咱们都会被劈成两半的!!”霍文看着弟弟这个样子,又开始着急起来,毕竟那个杀神看起来一定会将自己生吞活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霍武张狂的笑了起来,从霍文的手中拿回了自己抽了几口又交给了哥哥的雪茄,咬在了嘴里“哥,我混了这么多年,除了好事,什么都做过了!以前我还是个马仔的时候,一个很罩着我的大哥说过三句话,这三句话一直让我活到现在。”

  “小武,这些以后咱们都可以再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霍文隐约听见了一声声的砸门,并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好像大门的锁头已经被撞裂掉在了地上,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去跟弟弟探讨所谓的人生哲理。

  霍武没有理会哥哥,倒着向后退了几步,拿下嘴里咬着的雪茄,大声说了起来。

  “第一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霍武夹着雪茄的右手抬高,绕着自己的脑袋转了一圈说道“所以,只要是在我的底盘,我身边所有所有的人,都是自己人,”说着,笑着看着茫然无措的哥哥“这里,就是我的底盘!”

  顿时,屋里的气氛,瞬间变得不一样了,不是因为霍武霸王之气爆棚之类的原因,而是因为,除了两名保镖,“浴巾服务员杀手”,霍文霍武以外的包括了四个和服少女和三名服务员的“普通人”都动了起来。

  四女三男七个人,都些许的移动了自己的位置。这种移动并不是交错参差的大范围变向,而是都与自己本来站的位置相去不远。

  这种类似于阵型变换似的同时移动中,这几个人的气场一下都变得极为沉着冷静,根本看不出来一丝一毫与服务员有任何类似的地方,并且几乎在同时,变脸似的出现了一种表情,就是他妈的毫无表情。

  几个人在移动的时候,霍武一眼都没有看,只是盯着自己的哥哥。

  移动结束了,霍文才看出来,其中的六个人,默契的形成了一个圆形,一个最最牢固的圆形,圆心,愕然就是那个肯定只有自己知道的“浴巾服务员杀手”。

  剩下的,就是那个刚给霍文递过水的吧台服务员,他默默的站在了霍武的背后,好像是在保护着自己的老板。脸上没有了一直的好好先生模样,而是一张扑克脸的看着圆心,和那六个人一起看着圆心,那个让霍文冷汗直流的圆心!

  霍文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自己费尽心思雇佣的杀手,就只是一个笑话。

  从始至终,霍武都没有转过头去哪怕瞟上一眼“浴巾服务员杀手”,只是面带笑意的看着霍文。

  “小武,你这是......”不知道是不是桑拿房里的热气不听话的跑了出来,霍文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今天的他好像把一辈子的压力都集中在一起,聚到了身边,感受了个够。如果他能像悟空攒元气弹一样的收集身边的压力,也许下一个救世主就是他了。

  两名幸运的保镖逐渐看出了事情的端倪,这种即世的压迫感让他们暂时放下了对外面那个杀神的恐惧,左顾右盼了一遍,两个人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远离霍文霍武,远离那个圆,远离那个圆心,躲到了外屋的门口,缩在了一起。

  当初的那两个“阿兰德龙”在一先一后两次打击中,彻底放下了冷酷的尊严,现在的他们,才更像是刚开始那四个穿着和服的少女。

  “武哥,您这是......”站在圆外的人都已经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更何况处于圆心位置的“浴巾服务员杀手”了。但是由于职业的要求,他很快做出了判断,表面上的紧张和不解极为到位,手中的浴巾错落有致的滑落到身边,还很有演技的左右看了看,好像是想找到一个依靠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们怎么了?”“浴巾服务员杀手”看大家没有反应,急切的问着,脚步忐忑的向着霍武移去“武哥,您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跟我真的没关系啊!”

  霍武背对着所有人,只有霍文才能看到,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霍武仍旧是双眼不离哥哥,拿着雪茄的手平着伸向后面,正好指着“浴巾服务员杀手”,上下点了两次,轻轻的“嘘”了一声,表示让他噤声,随即说道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我从‘东瀛’国都找来的护卫,可真是花了我不少的SAK啊!他们一直在我身边扮演着各种角色,”霍武好像很骄傲似的笑了两声“你从刚刚混进来的时候,我们就都知道了,你啊,一直是在演独角戏,真他妈比那几个死了的保镖还窝囊!”霍武缩回平举着的手,吸了一口雪茄“我不想知道,到底是谁雇佣了你,恐怕连你也不知道吧。不过话说回来,雇佣你的人也太小瞧我了,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想来杀杀我看看,*你妈的!”霍武不管说什么话,都是看着霍文,霍文看着故作玄虚的弟弟,总觉得他的眼睛里透露出的是洞察了一切的神情。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弟弟,竟然可以深到连自己都看不透。这还是那个只知道惹是生非的霍武吗?

  猛然间,霍文想起来,外面还有一个杀戮机器在窥视着自己,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这间外屋最后的保护伞——那扇厚重的大门。理智上他认为撞开那扇大门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但是就是恐惧,他恐惧着那个怪物的眼神、动作、朴刀、纹身、嘶吼以及一切一切。

  “小武,外面那个......”

  “大哥”霍武摆摆手,打断了霍文的话“一定,要等我说完了”

  “......好”霍文已经好像是没了主意,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也只能这样了。

  “那个人跟我说的第二句话,就是”霍武停顿了一下“就是......解决外面的问题之前,什么安内,什么来的??”

  “攘,攘外必先安内......”霍文提醒道。

  “对对对,大哥还是有文化,从小我就知道。”霍武用没有拿雪茄的手挠了挠头,“攘外必先安内,就是这句话,”霍武转过身子,第一次注视着那个浴巾杀手,身前的吧台服务员稍微测了一点身子,给自己的老板让出了一个视野的距离“你啊,如果有下辈子,记得你妈的做个好人”霍武笑了一下,“动手!”

  “操,呵啊!”由于最早的计划是在浴池中动手,也许是太过轻视这次任务,也许是害怕被搜身不好携带,也许是对自己的身手太过自信,浴巾杀手并没有拿出任何的家伙。就在霍武话音刚落的时候,右脚蹬地,赤手空拳的冲向了和服早就被脱下来只裹了一条浴巾的和服少女(跟霍武翻云覆雨的那个),在他看来,这个女人是最薄弱的环节,只要撕开一道口子,就有机会冲出去!

  “恩,有常识,判断正确!”霍武看到他并没有擒贼先擒王的冲向自己,赞许的说了一句,吧台服务员在浴巾杀手冲出去的时候,守在了霍武身前,从腰间抽出了一个很细很长又布满铁质尖锐荆棘的长铁链。

  没有任何一个人露出除了“面无表情”的其他情绪,只是将围出的圆缩小了一些。

  裹着浴巾的少女往后小跳了一下,右手从自己腋窝下绕到后面,抓住浴巾的围边,用力一扯,顺势将浴巾扔向了浴巾杀手,一抹香艳映入所有人的眼帘,只有浴巾杀手眼前看到的是一抹绝望的阻挡了这天这地这双眼的白色。

  没有人会心宽到在这个时候,还在生理上起反应。东瀛护卫们本来就不会,霍武玩过了无数遍自然不会,霍文根本没有心情注意到哪怕这个人的性别,就连最废物的两个保镖都不会喷出鼻血。

  浴巾杀手猛的在空中摆手,企图将迎面而来的白色击飞出去,奈何这种柔软的东西最不好着力。

  就在他的头被遮挡的一瞬间,一个更柔软的事物贴了上来。

  只见什么都没穿的少女高高的跃起,身体极度柔软的缩着了一团,在空中,双腿弯曲左右岔开,脚朝前身体朝后的撞向了被浴巾裹面的杀手的头。

  少女面无表情的用**(好吧......)对着杀手的头在空中撞了上去,巨大的冲力让两人随着少女的轨迹向下跌落,最后定格在一个少女**着身体坐在了一个用白色浴巾裹着自己的杀手的头上。整个画面隐晦而又致命!

  “咚!”杀手的头重重的撞到了地面上,并不算无法忍耐的疼痛并没有让杀手失去理智,只是眼睛有点恍惚。落地后第一时间,杀手就将双手举起,从少女的背后伸到前面,架住少女的两个肩膀前侧,腰间与双臂猛然发力,试图将她顶将出去。

  “咔嚓”一声脆响,被完全阻挡了视线的浴巾杀手并不清楚这是什么声音,但是很明显,剩下的人有了动作。“啊!!!”爆发力本就极强的杀手,又仗着男人的优势,背贴大地,大喝一声,双手爆出一阵极强的能量,将少女掀飞出去。

  就在浴巾杀手发力的时候,少女顺着力道猛然后仰,**的身体向后弯出一个极美的弧度,高耸的双峰圆润而坚挺。双手撑地于脸前,整个后背悬空与地面呈平行,卸下了这一记重击。随后双脚向后一蹬,腰腹一伸一缩将身体带起,协调而优美的像是体操运动员一样的一个后空翻,倒飞出去。

  反击成功了的浴巾杀手并没有看到这绝美的一幕,在掀飞了少女以后,并没有急着摘下围在脸上的浴巾,而是聪明的选择了就地打滚,以便躲过他认为真正的不确定的致命的一击!

  “咔!”事实证明,这个动作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就在少女抛出浴巾的时候,守在旁边不远的一直拄着拖把的服务员将拖把斜指在地,右手抓着把手,倾斜出一个角度,随后用脚用力踩在中间,手里剩下的那截就变成了尖锐的木枪。然后在杀手倒地时,飞身向下狠狠的扎了下去。

  由于杀手反应灵敏,脱身后,立刻向外滚去,这一枪只是扎在了杀手的腰侧,咬下了一块血肉,随后扎到了地上。

  如果当时他选择摘到蒙着脸的毛巾,而不是向外滚去,这时候他已经被扎了个对穿了。

  忍着剧痛的杀手赶紧拿下浴巾,狠狠的缠在了腰间止血,呼哧带喘的站了起来,环顾看了一边周围面无表情的东营护卫,然后看向了虎视眈眈却又面带笑容的霍武。

  “啪啪啪啪......”霍武鼓了几下掌,雪茄上的烟灰被震落,嚣张的掉在了地上。“停一停,既然你没死,那就不妨听听我的第三句话。”

  杀手自然没有异议,本来已经绝望了的他,燃起了一丝生的希望。霍武说完话,东瀛护卫们的圆圈大了一些,也给他腾出了一些喘息的空间。

  霍武又转回身子,看向了疑惑的哥哥

  “第三句话,就是,什么人,都应该有第二次机会。”霍武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露出了一丝狰狞“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会给一些人多一次机会,只要没有触及我的底线,我都会再试着相信一次。”霍武吸了一下已经快熄灭了的雪茄,“所以,我给了那两个临阵脱逃的废物一个机会,现在,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等我干掉了那个怪物,只要你还活着,就可以走出去,不过,你要滚出这个国都远远的,别再让我知道你在这里,明白了吗?”

  由于霍武是看着霍文的,这句话,霍文感觉霍武是在跟自己说一下,强大的压迫感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知......知道了.....”苟活一命的杀手,打破了片刻的沉默,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又受了伤的他,立刻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着,伤口的血红从浴巾渗了出来。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霍武又咧嘴笑了起来,深深的看着哥哥“大哥,我,做的对吗?”

  霍文知道,霍武已经猜到了,但是,他给了那个杀手一个机会,确切的说,是他给自己了一个机会,给自己的亲哥哥,给自己在世界上唯一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小武......你......说得对”霍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知道,自己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但是,以后,永远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翻盘,或者说脱离亲弟弟的控制了。

  “哈哈哈哈,那就好,大哥,我们终于达成共识了,哈哈哈哈”霍武张狂的笑了起来,他知道,以后,哥哥只能是隶属于自己的一枚棋子了,这么多年下来,终于赢下了和自己哥哥的博弈。“哥啊,等我干掉了你们嘴里说的那个怪物,咱们重开一桌,叫上那个大学生,哈哈哈哈!”

  霍武一弯腰,将濒临虚脱的哥哥扶到了一旁,两个和服少女立刻过来接了过去,将霍文搀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你,过去把门打开”霍武挥了一下手,对着门边的其中一个保镖说道。

  “武哥......那个......那个怪物还在外面......”见识过杀神威力的保镖之一,怎么敢就这么走出去把门打开。

  “怎么,就是没人认真听讲呢?我说了,我只会给人一次机会。”霍武好像很惋惜似的叹了口气,但是眼里却是一片肆意妄为的杀意。现在的他,就犹如一只已经被勾起了食欲的野狼,外面的怪物、哥哥的屈服、杀手的俯首都让他的血液已经燃烧到了沸腾,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极度兴奋又饥饿的狼,血红的眼睛盯着一切的生灵。

  “啊,不是,武哥......”没等保镖说完,之间一根细长的布满荆棘的铁链蟒蛇出洞一般窜了出去,在这个保镖的脖子上绕了两圈,突然一紧,上面的铁刺根跟扎入了保镖的气管、喉结、动脉、静脉。

  这个保镖只剩下“啊...啊...”的声音和从脖子里露出的水泡爆炸的声音。

  只见吧台服务员拽着铁链的另一边,手中一使劲,保镖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双手还捂着脖子上的铁链。

  吧台服务员慢慢的将他拉到了自己脚下,抬起一只脚,踩在了保镖的胸口,双手攥着铁链一头在自己胸前,瞳孔瞬间缩小,用力向上一拉。

  那名幸运的暂时逃出了杀神手心的保镖,终于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下。

  霍武嘿嘿笑着看向了另一名保镖,那名保镖颤抖着,却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

  “武哥,我去开门!”,说着,那名保镖虽然紧张的要死,却毫不影响速度的迅速往门口跑去,他知道,去开门,自己注意点还有可能活下来,如果不去,自己就会马上去找还热着躺在地下的同行。

  “哈哈哈哈哈哈”霍武被保镖的识时务给逗笑了,将手中已经烧尽的雪茄扔在了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上去,眼睛盯着大门,瞳孔中填满了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