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十一章 那一双迷人的桃花眼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杀手联盟: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成立的组织;一个不知道BOSS是谁甚至有没有BOSS还是杀手们自发成立的组织;一个不知道具体人数,你永远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是当你想找它的时候,它总像是能感觉到一样出现的组织。有个历史学家曾经说过,在数不清年代的很久以前,有一个最出名的杀手,来自于杀手联盟,他,叫荆轲。

  既神秘,又总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在不违反最基本也是最严苛的规定的情况下,这个组织的包容性可以说相当的广,没有任何的限制以及范围,哪怕你要随时退出都可以,当然,退出所付出的的代价,并不少,不是SAK,也没有人知道。

  没出现过的委员会,无数个“中间人”,中间人手中握有无数个杀手的资料、联系方式,以杀手的能力、业绩、杀人方式、习惯等等等等来划分等级。每一笔生意的价钱由中间人和下面的杀手因难度、人数和条件共同确定,杀手联盟只要抽取百分之10的佣金,噢,对了,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基本规定,不多所以没有必要违反,也不敢,哪怕是最顶级的杀手,只要在这个体系里,都要遵守,没有人知道不遵守的后果。

  VIK,杀手联盟中的一员,武器为一个自己打造的圆桶状的发射器,大小正好可以握在手中,大拇指处有一个向下拉动的扳机,当用力扣下扳机的时候,圆桶内部的机械齿轮会用力带动弹簧,从正前方飞速弹射出四分之三根铅笔长短粗细的异常沉重的合金钢钉,钉头喂了VIK自己配置的**,一次可以装三发。

  “都是你自己做的武器,为什么不改造一下,多装几发?”曾经VIK的中间人这样问过。

  “我最多一次,只用过两发,只有一次。”VIK的单子,从来没有失手过,经纪人也就默认了他的势力,厉害的人总是会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吧。

  完全不习惯于近身搏杀的VIK,对于K市不让使用**的规矩嗤之以鼻,最让他难以忍受的,就是在进入杀手联盟的时候,第一个强调的事情竟然也是不让使用**。真是一帮死板的老头子!

  “等这次的SAK到手后,我要重新改造一下。”完全没有在听这次要杀的是什么人,VIK像是抚摸**一样擦拭着圆筒。

  “呃......这次的任务不简单,你还是听我说一下计划吧,”中间人早已经习惯了VIK对这只“笔筒”的热衷,必须要等到他放下“笔筒”才可以真正的聊下去。“你到底想怎么改?”唉......中间人真好像保姆啊,还得宠着孩子。

  “多装一个按钮!可以让三只铁钉一起发射出去,但是这样圆筒的直径就要大上许多,里面的机械也要沉了很多;还有我想加长一些射击距离,虽然比刀子要好用多了,但是总是比枪要近了很多......我得解决这个问题。哦,对了,不过你说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啊”VIK在两眼放光后,终于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笔筒”,“要什么计划呢,像以前一样,告诉我时间地点就好了,没有人会知道谁干的。虽然没得挑,但是拜托你最好是人少的地方,毒发身亡前,人瞳孔放大时的样子最美了。话说回来,你总是给我一些在公众场合的任务,你也稍微尊重一下我的爱好。”

  真是**,中间人很后悔一年前自己脾气上来的时候,跟沉迷“笔筒”的VIK说“你这么爱它,还找个屁的女人!尺寸合适!还不用花钱!做个屁的杀手!”

  后来有一天,VIK主动联系了中间人,从车的后备箱拽出了当时任务里被绑的严严实实的目标,亲手用喂毒的钢钉扎了一下目标,目标在死亡的过程中瞳孔剧烈的放大,VIK拍着手,像孩子一样笑着。

  甩了甩头,中间人从回忆的漩涡里爬了上来,浑身湿漉漉的“呃,VIK,这次是在一间PUB,人应该会很多,并且有时间的限制,所以只有你下手才能搞的定”不管怎样,在联盟里虽然不乏远距离攻击的好手,但是VIK绝对排的上号,中间人也因此骄傲着。“不过毕竟你的攻击距离并不能达到那么远,这次的人不简单,我还把18和81两个人派来给你殿后了。”

  “喂,不相信我?”VIK拿起了手里的“笔筒”,瞪大了眼睛。“那两个只知道用刀砍来砍去的混混有个屁的用处,也不知道杀手联盟的底线在哪?你的底线又在哪?”

  “别吓唬我啦,这次委托人下了大价钱,要求百分之百搞定,那两个刀手用来给你补刀或者给你制造混乱让你闪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经纪人联盟解释“我手底下真正好用的人就你一个,那两个人虽然没有你这么厉害,辅助你总是可以的,你就当带新人好了”

  “好吧,资料给我,诺,这是我需要你给我进的材料,这次任务完了我要着手改造了”VIK拿出一张纸递给了中间人“还有,叫那两个混混别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会影响我的准头的。就这样吧。”VIK拿起了中间人的资料,转身走出了碰头的酒吧。

  “注意安全!”中间人突然冒出了一句自己也吓了一跳的话,VIK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看着他的背影,中间人没理由的心悸。要杀的,是那只恶狗啊,突然有了退单子的想法。想起没有失手过的VIK,中间人摇了摇头,重新提起了信心。

  SLEEPYDOG——位于C区一间很大的PUB,一到晚上,无数的男男女女都会在这里疯狂的摇摆,挥霍着自己多的足够燃烧的青春。

  震耳欲聋的音响大的像战争前的奏鸣曲,舞池里面酒精混合着汗味的空气让人窒息,镭射灯光转着圈照耀着疯狂扭动身体的人们,像是无数只五颜六色的沙丁鱼想要从罐头里争先恐后的挤出来一样。

  “瑞奇马丁吗?”VIK想起了自己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隐约看过的一段录像,上面的人疯狂的扭动着,节奏就好像是现在面前的这些年轻人们。

  年轻真好啊,不过今晚对于你们来说,一定是一个不眠夜,享受吧,趁着现在。VIK知道,18和81两个刀手已经在通往后门的楼梯间里准备着了,如果任务成功,他们会切断整个PUB的灯光,在应急灯照亮前的半分钟里,自己已经有足够的时间逃到外面,甚至能点燃一根香烟了。

  如果自己的任务不成功,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们还可以潜伏等待机会补刀。切,真是没有美感,距离产生美,杀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很快,VIK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照片里面的年轻人,就坐在舞池尽头的吧台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拿着酒杯的胳膊上袖子不规则的挽起来,露出了匀称并白皙的小臂肌肉。黑色的休闲裤,略长的下摆折了几下随意的搭在redwing的靴子上。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度慵懒的态度,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半趴的姿势将修长的线条全部勾勒出来。没有任何防范,是不在乎,还是是个白痴!

  这个人比照片上长的还美!VIK是第一次用美形容一个男人,一双也许本该长在女人脸上的桃花眼因为酒精而微醺着,精致的五官被灯光衬的略显苍白,完美的脸部线条棱角分明却又光滑的让人想要亲近。嘴角微微上翘,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手指随着轰鸣的节奏敲打着杯沿,随后将杯子里的DRYMARTINY一饮而尽,享受的叹了口气,仿佛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应该在王宫里的王子一样。不只是女人,K市里一定也有不少男人想要一亲他的香泽吧。

  恶寒的吐了吐舌头,杀你真是可惜了!VIK紧了紧腰带,将“笔筒”攥在了手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握住,袖子耷下来正好遮住了凶器和手。

  从舞池中间直线穿过去吧,没有人会注意到我,正好在舞池的边缘动手,我的攻击距离大概是8-9的范围,昏暗和拥挤正好是天然的掩饰,没有任何失败的理由,对不起了,美人儿。

  想罢即动,VIK随即从舞池中央向尽头移动,表情仍然像是喝醉了的普通年轻人一样,随着音乐摇摆着,享受着,旁边被挤到的哪怕是女孩,都没有人会去在乎一个想要揩油的笨蛋,太正常不过了。

  距离自己攻击范围的极限还有四步,VIK慢慢调整着握着“笔筒”那只手的姿势,以便达到最佳状态。

  三步,VIK深呼吸了几下,整个人的肌肉表现出了紧绷又自然的流畅。

  两步,VIK眯了眯眼睛,哪怕是再晃眼的光线,都无法阻止他的视线锁定在了那个美男子的喉咙上。

  VIK踏出了致命的最后一步,右手微微抬起,并不需要举高在眼前瞄准,那样动作太大了,他的技术已经达到只要小臂伸平就可以结束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如此简单的过程,让VIK都有点不置可否。

  正要动手,摒除了杂念的VIK突然被一个黑影影响了视线,警觉的放下了手臂。

  “不好意思,先生”一个服务生端着托盘,上面放着半支红酒和两个杯子,“您需要来一杯吗?”

  “不用了,谢谢”VIK给予服务生一个自己都感到满意的微笑。

  “愿意为您效劳”服务员高兴的让过了VIK,去向别人推销起了红酒。

  杀人本来就不应该那么简单吧,VIK慢慢找到了感觉,收起了笑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屏住了呼吸,右手稳健的抬了起来,就是现在!

  嘭!!VIK好像听到了自己后脑骨炸裂的声音,猛然的震荡击碎了他完美的平衡感。

  就在VIK不可置信的想要回头的时候,周围一直沉溺在放纵气氛里的少男少女们都涌了过来,表情可怕而冷静,将VIK挤在了中间。

  这时候,刚才与VIK擦身而过的服务生扔掉了手里碎的只剩下瓶口的红酒瓶,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无数柄匕首,一下一下的刺入了VIK的后背、肚子、胳膊、腿、脖子、肩膀等等能看到的每一寸。每一个挤在VIK身边的年轻人,不管男女都舞动的手中的匕首,就像是刚才舞动着自己的身体。

  当人潮散开的时候,VIK身体中的血浸湿了地板,他就这样直挺挺的趴在了血泊中,仿佛已经感觉到死神就在拖着自己的腿缓缓走向另一个世界。他抬头望向了自己的目标,企图最后一次确定一样。视线不受控制的模糊了,但是他清楚的看到那双桃花眼竟然也在看着自己,竟然没有一丝的波动,还是一样的慵懒,一样的动人。

  目标缓缓的从吧台的高椅上下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衬衫的下摆,VIK这时候才看到,上帝暴殄天物般的让他只有一只胳膊,没有胳膊的衬衫袖子就这样一晃一晃的飘动着逗弄着VIK的视线,他却好像不在意,慢慢的朝着VIK走了过来。

  VIK恍惚间看到自己的右臂倒下的时候,笔直的伸在自己的身子前面,还紧紧攥着他挚爱的“笔筒”,还有机会!但是无论他怎么费劲,却都无法扣动扳机分毫,他这才发现,自己右臂的筋骨已经只剩下皮和身体连着了。

  走到了VIK身前的“美男子”蹲了下来,用仅剩的一只手取下了VIK手中的“笔筒”,感兴趣的看了看,就这么保持蹲着的姿势,慢悠悠的抬起手,无所谓的对准VIK射出了一只钉子。

  原来是这种感觉啊,VIK感觉到钉子扎入了自己的脖子,急性毒液顺着仅剩的几根血管流向了自己的心脏。即使是这样,毒液的刺激已经无法让VIK产生再多的感觉了,他自嘲着。随后,快闭上的眼睛看到了那双桃花眼离自己的脸庞越来越近,然后,眯了起来,这个“美男子”竟然对着自己无声的笑了起来。

  从出生到活着到现在即将死去,VIK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迷人的笑脸,那种迷幻的美,让他甚至产生了为了要多看一下而回光返照的冲动。

  “挣扎着的瞳孔,真的很美。”

  这是VIK这辈子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喉咙咕噜咕噜了几声,再也没有力气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