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快捷键下载到桌面
收藏笔趣阁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用户注册
 留言:通过邮件、站内短信
积分规则  解决跳到别的站
翻页 夜间
首页 > 恶魔的剧本

第二章 一个小任务

 推荐阅读: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CITYK是KINDOM公司直属的主要国都,也是sharkcoin最先发起的城市,本来就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当世界格局改变后,将四周的城市包容下来,变成了KINDOM的首都,重要的是,这里是世界上SAK最集中,流动最快的地方。

  B区,位于K市中心城区的一个分区。KTV、洗浴、CLUB、PUB、赌场多汇聚于此。每到夜晚,这里的灯光燃烧着天空,然而对于阿祖来说,这样幽静的一个午后,在餐厅靠窗的位置,享受着阳光,拿着一杯拿铁还是什么之类的咖啡扮小资,才算得上是生活吧,虽然对面大腹便便的“猪脑袋”没有这种自觉。

  “陈警官啊,我说了无数遍了,撞球场里那个小太妹死了跟我没有关系,谁知道她会在我的场子里**啊,现在的小孩儿,HIGH起来,什么都干,死在我的地方,真**晦气!”硕大的金刚石戒指挂满了“猪头”的短粗的手指,牛排和红酒本来是天衣无缝的组合,在“猪头”的嘴里混合起来,再配上说话时候喷出来的酱汁,手舞足蹈的动作,阿祖开始同情即将被他咬着的雪茄了。

  “真反胃,干嘛这种事都是要我来做啊”阿祖在心里暗叹了一声。“page哥,谁不知道那几间球场是你的地盘,你不授意,谁敢在场子里贩药。法医鉴定过了,那个孩子是因为大量吸食***混合...之类的东西,反正就是‘蓝色2号’,我知道你最近手头紧,刚进了大量的货,着急卖出去,都要生活嘛,这些我都不管你,但是拜托你长点心吧,卖给高中生?你老妈知道也会揍你对不对,干脆认罪好了,省的大家麻烦,我既然过来找你,当然就是能抓你了,你知道我,最怕麻烦。”

  “碰!”猪头PAGE哥的大手拍在桌子上,用另一只拿着雪茄的手指着阿祖“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说了跟我没关系,我知道,你们执法者做事呢,要证据的。小太妹挂了,又找不到卖药的上线,即便你从身份账号里查到了卖家是谁,但是又找不到人,而且最多就是个拆家。就算你查他的账号,我们有过身份对接转账,那又怎么样,自由交易犯法啊。你想咬死我又没办法,气急败坏就来套我话,都是成年人了,别这么幼稚好不好,这杯咖啡我请,那个谁,送客吧。”从page的后面,走来两个黑人保镖,一左一右站到了阿祖旁边。

  在这个城市化为主的世界,这种高度繁华的城市已经变成了像是很久以前联合国一样的地方,各色人种聚集已经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了,只要SAK账户够丰满,外星人都能找到吧。

  “我对动手没什么信心,小强才是专业。”莫名叹息了一声“别着急,page哥,套话我最不擅长了,没有证据我才不来麻烦你,来,我们看两段电影”

  “什么小强大强”page还在纳闷这个难缠的执法者嘴里的小强是不是人类的好朋友的时候,阿祖从口袋里将身份卡拿出来,调成视频录像的模式,画面里,是一个躺在病床上,周身都是输液管,带着氧气面罩的女孩,就连头发都透着不祥。画面中的女孩,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讲出了当时的情况。在D区上学的女孩来B区找朋友,在撞球室里等着的时候,一个男孩过来搭讪,喝了点酒以后,立刻觉得特别兴奋。男孩说一起high一下,当时觉得不太对劲,但是记得不由自主的就吃了他拿出来的糖,剩下的自己也不太记得了。随后有个执法者拿着身份卡让女孩识别里面的照片,女孩指认了其中一个人,就是给她药丸的男人。

  “这是**构陷!你吓我还是唬我啊,那个小太妹早挂了!你在太平间录像啊!”page哥已经不那么镇定了,随后的第二段影片,让page哥彻底站了起来,冷汗铺满了他整个又肥又厚的脑门。

  一个左臂绑着绷带,一看就是刚经历了辛苦的男人,坐在审讯室里,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都是绝望和无助。他是page用来散货的众多拆家里的一个,指明了page吩咐在每一粒“蓝色二号”里掺入少量的***,然后去各个场子里散给年轻人,因为年轻人对刺激和新鲜的事物最没有抵抗力,又最容易上瘾。当每次拿到的货散完后,再用身份卡直接将收入的百分之八十转账到page名下的一家食品运输公司中,算是洗一遍,剩下的...剩下的就是哭泣了。

  “你们,你们,他应该已经跑路了啊”page猪一样的脸上露出了猪一样的不解和小孩一样的惊慌。

  “首先,kindom研制出了一种当人在陷入休克状态,也就是快去世的时候,将所有的生机一次性激发出来的药物,本来是用于那些临终遗言还没有交代就去世了的大亨们的,还好我有个朋友在那间科技公司里,防患于未然嘛,查案也是好用的很。”阿祖露出了笑容,浅浅的酒窝看着是那么的温柔,可爱,像是...看着小兔子的狐狸。

  “第二,你的小小线人在跑路的途中因为太紧张而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那就是在市外的码头,等船的时候,估计是紧张的要死,犯了烟瘾,竟然忍不住买了包烟。既然小女孩没死,我们当然看到了她身份卡里最后一笔交易的对象,全城监控下,我们立刻通知了水域巡逻,真是手到啊...那个擒来啊...”阿祖开心的都快唱起来了。

  “第三,就是通知你,跟我走吧,运气好的话,只要二十年,你还能活着出来。不过你出来的时候,可能就要管你的媳妇叫嫂子了吧,哎呀哎呀,你孩子还小,说不定长大了也不记得你了。不过说起来真是便宜你那个结拜大哥了,白白接收了你的场子,媳妇,还当了个便宜老爸,啧啧。不过你放心,你分量不够,不会把你送进‘游乐场’的”游乐场是K市的重刑犯监狱,这座监狱的荒唐恐怖,在下个故事里再告诉大家吧。

  “混蛋!不可能!王八蛋!干掉你!”当最后一根稻草放下来的时候,page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来逃避制裁。他发出了这辈子的最后一道命令,转身向反方向的后门跑去,只要偷渡到别的城市,藏起来个几年,再回来,反正没有身份卡,也没办法动自己的SAK。

  后脑,是人类最脆弱且致命的部位之一,也是背后偷袭最有效的部位。其中一名猩猩保镖在刚接收到出手命令之前,后脑撕裂般疼了一下,倒了下去。保镖乙看着手里拿着碎红酒瓶的服务生,陷入了一丝荒谬的茫然,然后就感觉被一只小豹子扑到了。

  “我**就是小强!”这是保镖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第二个红酒瓶就在他的脑门上炸开了,服务生从昏过去的保镖乙身上起来以后,掸了掸手里的碎玻璃。把服务生的领结摘下来,分别绑到了他们的大拇指上,打了个只有执法者才会用的死结。“阿祖哥,搞定啦!”

  “喂,你小点声好不好。”阿祖揉了揉肚子,他的西装上被印上了一个黑乎乎的脚印。在两个保镖对他出手的时候,阿祖并没有管身边的威胁,直接从桌子上跃了过去,扑到了逃跑的page,完全没理会身边两个保镖的威胁,这种和小强的配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看着被自己捆住双手的page,阿祖笑了起来,却牵动了刚才被肘子打破的嘴角,打架真的不是我的专长啊,死肥猪。

  “B区铜锣湾VINESS,派警车过来支援吧,对对对,就是那头死肥,啊不是,page啊,抓到了,袭警啊竟然,知道知道,好吧我等着。”阿祖挂断了身份卡,笑眯眯的看着page

  “当当当当,谜底揭晓了,喂,page哥,带你走的人还没来,咱们聊聊天把。其实你说的对,不可能啦。第一,那个小太妹还没到医院就死了,身份卡上的热感应识别早就自动关闭了,我们局里也没有资格去kindom的总部调资料出来,又没有证据。你刚才看见的插管怪人,是我们组的小警花,你说,现在的化妆技术真是无敌啊,谁让你连拜祭一下死者的心都没有,当然认不出来了。”阿祖兴高采烈的用一二三击打着page的心。“第二,不是我说你,page哥,你除了吃就是流连妓寨,连手下的拆家都能认错。他是你手下的倒霉鬼没错,但是不是害死小太妹的那个,而是我为了这出大戏,花了很长时间,又是卧底又是化妆,才在现场交易的时候秘密抓到的你的一个拆家,一开始还不是很配合,不过我们让他转作污点证人,又让他体验了一下社会教育,终于把你们的合作关系原原本本告诉我了。”

  “那你怎么知道跑路的事儿的.......”page肥肥的脸上更肿了。

  “我是天才啊,其实事发就跑路的桥段,我从小看TVB就已经熟的不能再熟,多看看电影吧,死胖子。”

  “那......那你们就是没证据了!你,你们不能抓我!”page突然明白了,但是恍惚中,总感觉这个执法者浅浅的酒窝里装着更大的阴谋。

  “这才是我要说的重点,K的法律真是健全啊,当你没犯错的时候,我根本没法动你分毫,查你身份卡这种事儿更是无稽之谈。但是,你配合的兼职天衣无缝,袭警哎!我就是用前两段视频让你感觉我好像成竹在胸,让你觉得我们已经掌握到你的所有证据,随后再刺激你一下,人在震惊或者暴怒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出错的时候,更何况你这种人头猪脑。你现在已经犯错了,我可以合理合法的通过袭击和疑似畏罪潜逃逮捕你,查你。那家食品运输公司的公司卡连着你的身份卡,是你卖药丸洗钱的重要途径,我不会动那家公司,我只要盯死了账号,看是哪些人往里转账,然后再去派人盯死那些转账进来的拆家。哦对了,你放心,抓你的事情,早就封锁消息了,没有人会知道,你的一切生意都会按部就班的进行,在下周你本该发货的那天之前,我们就能把整条线都挖起来,到时候,人证物证,哇,我加薪,你也轻松,所以我说,你就该配合我才对。”阿祖看着已经晕了过去的page,突然觉得,跟这种人解释自己的计划,真是浪费。